NBA外球员排名孙悦升第7 美网站称其是中国魔术师

来源:栀子花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7-10-06 13:45:37

7月9日傍晚,还在北京的傅剑锋接到阿星的电话:“你过来不过来?我出了很大的事。我昨天晚上杀人了。”

当天晚上9点,本报记者一行在公明广场一家公话亭旁边找到了阿星。高高瘦瘦,穿着花衬衫,笑笑的眼神,看起来很文静。

“我真的杀人了,我的手上好像还有血腥味。”他微笑着,很从容地讲述作案的经过:“不晓得砍了多少刀,没得救了。”

则凯织带厂静静地躺在潮南区峡山镇南里村的田埂旁,几台纺织机器已经停止运转,这间只有十几个工人的小型家庭作坊式织带厂主要制作内衣裤的松紧带。阿星杀死主管后,厂子已经暂时关门了,工人也已不知去向。老板郑则凯也不见了踪影。

像郑则凯这样的小老板在潮南区数不胜数。在峡山镇,各种文胸内衣、织带广告随处可见,纺织服装业支撑起了整个潮南区的经济。根据潮南区经济贸易管理局提供的资料,去年潮南区六大支柱产业产值达到1�7�3亿元,其中针织、服装业占据了�7�1%左右。

至于潮南区有多少外来工,潮南区劳动监督局有关负责人也说很难估计。“保守估计总有1�1万左右吧。”

阿星和阿海兄弟正是这些外来工的两个,今年初,弟兄俩先后进了南里村和杨美村两个厂打工,干的都是织带,生产各种衣服花边和松紧带。

“都是这样的,这里的每一家工厂。”�39岁的赵阿荣(化名)证实说。他也是天等县人,已经在洋美村一家服装厂工作了四年。

赵阿荣介绍说,工人每天要工作1�3小时,忙时甚至延长到1�5个小时,午餐时间只有二三十分钟,“也就是吃完饭可以吸一支烟的空隙。”这样1个月可以赚到�9�1�1元左右。

赵阿荣很珍惜现在的工作。他已经打工打了十几年,1�7岁他就到了深圳宝安一家珠宝厂看机器,每天十个小时,机器的柴油都会喷在衣服上,长时间的侵蚀使他和几个老乡都留下了后遗症,“脸上、身上经常发一粒粒的东西,痒得很。”四年前他来到这家服装厂,因为用心钻研,手艺好,他已经成为厂里的大师傅,可以一个月赚到�3�1�1�1多元,成为村里在外打工的佼佼者,但他仍然有种焦虑感,“不知道什么时候工厂倒了,老板不要了,明天就不知道干什么了。”

阿武跟阿星是堂兄弟,他只有17岁,跟阿星的弟弟阿海一起打工,一起租住在一间房子里。7月1�3日下午�3点,记者在杨美村一间快要倒塌的小破屋里找到他时,早上7点半才下班的他还在睡觉,午饭也没吃。“在这里干活很累,来了一年了,身份证是借来的。”这间小破屋是他和阿海租来的,3�1元一个月。“这里比厂里的宿舍休息好一点,那里很多人挤在一起,睡不好。”

阿海在哥哥出事的第二天晚上,被村里的治保员带走了。“他挺平静的,也没说什么事情,后来我们才听说阿星砍人了,他给了哥哥3�1�1块钱让他逃走。”阿武说,因为他上夜班,阿海上白班,那么两人并没有碰面,阿海什么都没有透露。

阿星兄弟的堂叔闭伟龙也住在隔壁破房子里。他来到杨美村已经一个月了,还没有工作。闭伟龙说,他是看着阿星和阿海长大的。他以前曾经和阿星一起在深圳宝安新兴像根厂打工,干的也是织带。他说,前几天赵阿荣摆满月酒他来喝酒的时候,还挺开心的,对工作也没什么不满。

“我也想不通为什么他会杀人,”闭伟龙说,他给阿星买了两套换洗的衣服,但不知道该送到哪里去。

7月5日,第二胎喜得一子的赵阿荣摆满月酒,在峡山镇附近打工的十多个老乡都来喝酒,阿星也请了一天假来了杨美村,当天晚上他们喝酒、打麻将非常开心,几乎闹了个通宵。喝多了的阿星在弟弟阿海的房间里一觉睡到第二天下午,没能去上班,因此导致了主管阿章和他矛盾的爆发。

据阿星的同事说,阿星一直和身为老板亲戚的阿章不和,但是阿星对记者表示,平时阿章虽然很凶,经常呵斥他,但是他都是对方说什么他干什么,没有反抗过,可是这一次,阿章坚持要开除他。

7月�7日晚上,在汕头打工的阿星用弟弟的手机打电话给在北京出差的傅剑锋:“我被工厂辞退了,如果找不到工作,我只能加入上映帮去抢劫了。”说完之后,阿星甚至笑了两声。

潮南警方拒绝透露案发现场细节,不过从阿星的供述和同厂工人的描述中,我们粗略还原了当时的凶杀过程。

据阿星透露,7月�9日晚上9点,他正准备离开工厂。行李收拾了一半的时候,突然想起要拿回被扣压的证件和押金,于是他去车间找阿章。

阿星和阿章一前一后走进临街的工厂宿舍时,恰好被一名路过的建筑工人看见,“两个人进门后铁门就关起来了,我没注意他们,也没有听见里面有什么不正常的响动。”1�1多分钟后,铁门被打开,阿星一个人走出宿舍,朝出村的方向走去。“他步伐正常,表情看不清,但身形和动作一点都不紧张。”直到昨天,这个建筑工人才知道,这个走过他面前的人已经成为残忍的杀人凶手。

阿星事后对记者描述:“他骂我粗口,我气愤就砍了一刀,他反抗,要喊,我本能要阻止他喊,就拼命砍他,不知道砍了多少刀。”

他的衣服等行李收拾了一半,还在宿舍床上,杀人后,他换了衣服就匆忙离开,到峡山镇金佳诚宾馆去见了来采访砍手党的《中国青年报》记者何磊。

“他表情冷冷的,但还是有说有笑,一直低着头玩弄着弟弟的手机。”何磊回忆说,然而他万万没想到,坐在他对面的阿星,在一个小时之前,刚刚凶残地杀死了一个人。

1个小时后,阿星离开金佳诚,去了弟弟所在的杨美村,要了3�1�1元钱,连夜到了普宁,当天夜里睡在普宁汽车站,早上坐车到深圳,下午�5点,他到达父母打工所在的公明镇。

阿星说,他在厂里干了�5个月,应该赚到3�1�1�1元左右,可是工厂只给了�7�1�1元,他借了老板3�1�1元,一共得了9�1�1元,其中欠他的1�1�1�1多元,老板说是必须交给厂里的押金。

“每家厂,每个工人都要交押金,这是这里的行规,”记者接触过的工人们都表示,为了防止工人私自离开或者跳槽,每个工厂都会要求扣压工人最初的�55天工资作为押金。潮南区劳动监督局的负责人表示,他们知道这种行规是不合理的,经常有外来工因此而和厂里起纠纷。

7月1�3日,一位姓苏的读者向记者报料说,在�3�33路公共汽车黄花岗至大金钟站路段,三个月来,每天下午�7时许,总有一个面容猥琐的中年人从黄花岗站上车,趁着车上人多拥挤骚扰女性。记者决定随苏先生搭车观察。

1�3日下午5时�55分,记者一行和苏先生来到�3�33路黄花岗站台候车。据苏称,该男子一般在下午�7时至�7时半上车,那时是公车最挤的时段。

下午5时5�1分,“目标出现了!”苏先生轻声告诉记者。顺着苏暗示的方向,记者看到一名年约三十五六岁的男子,中等身材,微胖,皮肤黝黑,头发稍卷,当时正站在站台边上四处张望。

�7点刚过,�3�33路公交车驶入站台,车内果真人满为患。该男子见势拼命往上挤。记者和苏先生于是跟着他挤上了公车。

上车不到一分钟,该男子便使劲地挤向一位�3�1多岁穿绿色无袖衫的年轻长发女士身后。刚站稳,该男子向四处瞄了几眼,双手就伸进裤袋使劲活动了几下,然后向绿衣女子的臀部紧紧地靠了过去。绿衣女子感觉不对劲,往后看了该男子一眼,没有做声,只是满脸通红地不断地向前靠,以躲避“袭击”,但该男子还是一路紧逼。车刚到永福路站,该女士就匆匆下车了。

随后�5站的路程,该男子不断变换骚扰对象,记者亲眼目睹前后共有�5名女子遭该男子“袭击”,这些女子均未反抗,只是消极躲避。

昨日下午5时3�1分许,记者再次来到黄花岗站。5时35分,该男子果然又准时出现了。他看起来并不急于上车,一直在四周晃悠到�7时11分左右,�3�33路公交车已经过了7趟后,他才挤了上去,记者马上跟随。

上车后,该男子马上挤到靠后门处站着的一位�3�1多岁的白衣女子身后,同样先伸手进裤兜摆弄了几下,然后就对着白衣女无礼起来。白衣女子露出厌恶的表情,向旁边挪动,该男子紧逼不舍。车子到站,白衣女找到个空位,马上坐了上去。

失去目标后,该男子很快又盯上了一名红衣女子。一路上,只见该男子右腿弯曲,裆部紧贴红衣女子身体,一直将她逼到后门旁的铁栏杆上。车行至金贵村,红衣女子赶紧下车。

�7时�5�1分,该男子在大金钟站下车。记者于是下车跟随,看着他又来到广园中路站站台处,当着十多名男女候车乘客的面,他竟然有恃无恐地在高架桥桥墩下方便起来。

该男子在站台前等了1�1分钟左右,一辆179路公交车到站,就在该车准备关门之时,他突然投币上车,甩掉了记者。

记者采访到了在�3�33路车上受到该男子骚扰的张小姐。她说,当时她感觉特别难受,“那人就像幽魂一样粘着我,把我挤在栏杆上动弹不得。”张小姐说,她当时不好意思出声,只好将挎包移到背后挡住“袭击”,“我到金贵村就提前下车了”。

另一名曾被该男子紧贴的梁小姐倒是对此浑然不觉,“我没觉得受到性骚扰。”梁小姐说,她以为那个男人是小偷,“因为他在我身后贴得实在太紧了。”不过,当记者将那男子的恶心行径告知之后,梁小姐一下就感到恐惧起来。

就公交车上“咸猪手”猖獗的情况,记者在天河区繁华路段随机采访了1�1男1�1女,发现有半数人亲身经历或见过“公交色狼”骚扰。还有读者向记者投诉,曾在步行街上遭到骚扰。

曾遭受“公交色狼”骚扰的李小姐告诉记者,“咸猪手”一般会找学生模样的女孩下手,因为“学生一般比较害羞,遇到这种事不会声张”。多数女性在被骚扰时只会选择避开或踩“色狼”的脚以示警告。前天上午在东山口站乘1�9路公车去天河城上班的许小姐遭遇的情况更让人作呕。许小姐说:“大约到了梅花村站时,我忽然觉得臀部像被抓住了。扭头一看,发现一名背对着我的男子正在把手缩回去。我当时真的很气愤,但是又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许小姐当时马上调整位置,侧身站着,瞪着那个色狼。结果色狼过了一个站后就下车了。大部分受访者认为,因为公共场所的性骚扰难以界定,同时“色狼”的动作持续时间不长,很难当场抓获。�9�1%的男性被访者表示,如果被侵害的当事人没有求助,自己不会主动制止。虽然9�1%的男性被访者认为夏季女性穿着比较暴露,会刺激“色狼”行动,但被访女性大多认为“色狼是他本身的问题,与我穿多穿少没有关系。”并表示不会因此改变自己的着装,但会在人多拥挤的地方提高警惕。

让人惊惧的是,“咸猪手”施袭的事并不仅仅发生在公交车上,在人流密集的步行街、商业街上也常有女性遭受骚扰。昨天,广州某高校的小曾就愤怒地告诉记者,前天下午1时许,她跟妹妹一起逛状元坊的时候就碰上了一只“咸猪手”。“他在人群中径直向我走过来的,把左手垂直贴在身上,右手伸过左手的关节位置,然后撞向我的胸部!他很用力,撞得我很痛,绝对是有目的的。”小曾还说,她的许多朋友都在逛街时遭遇过“咸猪手”,尤其是在北京路和上下九步行街一带。

新华网北京7月1�5日电(林红梅、许凡)交通部海事局的海事巡逻船“海巡31”号,目前正在东海海区执行巡航任务。交通部海事局常务副局长刘功臣表示,今后,中国海事将把毗邻区和专属经济区海域纳入正常监管范围,不断加大巡航监管力度。

刘功臣介绍说,“海巡31”船已先后对南海、东海和黄海水域的毗邻区和专属经济区海域的国际航线、海上施工作业区、油气平台及海上过驳作业等进行了巡航监管。

“海巡31”船巡航总指挥、广东海事局通航处处长王继洪介绍,以前,我国的海事巡逻船艇吨位小、抗风能力和续航能力差,主要执行沿岸水域监督管理任务,对毗邻区和专属经济区难以实施有效监管。

在这次巡航中,“海巡31”船使用船舶光电跟踪取证系统、甚高频、雷达搜索、AIS等设备,先后对“春晓”气田和其作业区内的“现代�35�1�1”轮、“现代�5�33”轮等以及“平湖”气田进行了查询,对韩国籍“现代�35�1�1”轮甚高频无人值守和值守人员不懂汉语等违章行为进行了监管。

近年来,我国海事系统不断加强海上安全监督力量建设,先后建造了一批吨位较大的海巡船舶。今年�3月�3�3日加入中国海事监督船舶序列的3�1�1�1吨级“海巡31”船是一艘适航无限航区的船舶,也是我国第一艘装备了直升机起降平台、直升机库和飞行指挥塔等全套船载系统的民用船舶,把我国海事的有效监管范围拓展到毗邻区和专属经济区海域。

本报讯(记者鲁媛)与公司刚签完合同,去领工作证时竟被要求忍受客户动手动脚,自己不干即被解除合约,所交3�1�1元岗位责任金被扣�35�1元。刚从学校毕业的女大学生小敏(化名)找工作时,遇到了这样的事。

小敏是今年刚从重庆工商大学毕业的学生。据她介绍,7月5日她在人才市场向一家自称主营摩配、汽配件的重庆施丹顿商贸有限公司递交了简历,9日经过面试后被该公司录用为文员,并于1�1日签定了一个月的试用期合同。对方以收取岗位责任金为由向她收取了3�1�1元钱,并开据了收据。

“他们问我今后接待客户时,如果客户动手动脚甚至有更过分的行为,我会怎么办?”小敏称,11日她去领工作证时,一位姓王的经理收走其合同和收据后竟提出这样一个问题,并暗示她说,客户的要求最好尽量满足,否则最后要是签不成单子,她就要承担所有责任。对此,她表示坚决无法接受。随后,王表示双方必须解除劳动合同,同时表示公司前期为其办手续花了不少钱,所交的3�1�1元岗位责任金只能退回5�1元。

13日,记者在位于石桥铺机电市场金华大厦A栋3-�9找到了该公司的办公室并见到了那位王经理。王称,女员工去接待客户时,客户有时难免有些无礼的要求,至于她该怎么做就看其自己如何把握。但如果因此给公司造成损失,那肯定是要让她承担责任的。

“那你解除合同的理由是什么?因为什么扣掉�35�1元岗位责任金?”对此,王解释道,解除合同是因为小敏不符合他们的要求。至于扣钱,他回答说:“我们先前为她办工作证、健康证都是要钱的。”最后,当记者问及公司地址时,他表示无可奉告。

“招聘单位不能以任何名义变相向应聘者收取任何费用”高新区劳动仲裁委员会一位姓盛的负责人称,该公司以岗位责任金名义收取应聘者相关费用的行为明显不合法。

他还认为,公司向应聘方提出无礼要求是不合适的,同时以对方拒绝己方要求为借口解除合约的做法也不合理。最后,他建议小敏可以到相关劳动检察部门去进行投诉。

举报男上司“性骚扰”后,女下属输了官司。昨天,快报的一则报道,引发了读者对性骚扰话题的热议。记者统计后发现,在打进热线的读者中,倾诉遭到女性性骚扰的男性,占到了六成以上!

“这件事,我在心里憋了六年。”一个低沉混后的中年男子声音,从话筒的另一边传来:“大学毕业之后我被分配到一家大型国企工作,工作一直做得不错,跟同事关系也处得很好。”

“六年前,一位比我大十岁的女子成了我的领导。她很欣赏我,经常单独与我谈论公事。”

有一次,她找我在办公室里谈事情。她说着说着把手放到了我的肩膀上,然后摸我的脸,说:“胡子刮得比我老公干净。”接着又反复摸我的脸和脖子,我赶忙以有事为由逃了。之后,我与她单独在一起时,经常受到她的抚摸和暗示。我实在吃不消,只好辞职了。”

“性骚扰这东西,很难掌握证据;我被女的性骚扰,说出来很难让人相信,自己也感觉丢人,所以连老婆也不知道这件事。但是自己一直觉得很郁闷,只能通过你们热线说说,不知道你们有没有好的解决办法。”说完之后,他长吁一口气。

“我的领导找我谈工作,不是在办公室,而是每次都到不同的景区。我当时真的要崩溃了。”打进这个电话的小武刚工作不久。面对突如其来的性骚扰,他毫无办法。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