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称英国间谍所用石头耗资数百万美元

来源:栀子花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7-04-15 12:14:38

让这位渔民不寒而栗的是,这两具女尸随着波涛载沉载浮,却始终相互“跟随”在一起。这是怎么回事?难道这么大的波浪都不能把浮尸冲散?不时在江中打鱼会遇上浮尸的渔民壮着胆子迅速把船划了过去,靠近后他才发现:两尸体腰部居然被一根绳索捆住、前胸贴后背的绑在一起。

随后,大胆的渔民将两女浮尸拖到江边,并借来电话报警,唐家沱水上派出所值班民警迅速赶往现场,并通知了水警总队刑警支队。赶到现场的民警将女尸抬到了岸上,并开始初步检查。

办案民警赶到现场也是大吃一惊,绑在一起的两具女尸全身上下、从外到内的打扮完全统一。除了一名死者�5�1岁左右、一名年龄�3�1岁左右的区别,两具女尸穿着打扮完全一样。

两女上身都穿着浅黄色有黑格条纹的长袖衬衣,下身是一样的浅黑色长裤,脚上穿的是相同的黄色丝袜和人造皮凉鞋,两女甚至连胸罩和内裤都是一模一样的。

“办了这么多年的刑事案件,也处理过不少浮尸案,但是打扮如此惊人相似的两具女尸绑在一起还真是头次碰上哦!”办案民警对此次发现的两具女浮尸也感到十分奇怪,同时该案引起了水警总队领导的高度重视。

据介绍,两具女尸穿着的衬衣等样式都比较老,再从她们的皮肤和都未化妆的迹象来推测,两女可能是农民身份。而她们都是被江水冲到五宝乡干坝村长江边的,估计应该是附近不远的人。

两女虽然穿着完全一模一样,但由于被江水浸泡过的面容无法清楚识别,所以两女长相是否相似目前无法断定,只是两女耳朵的形状有几分相似。

对于两女的死亡原因,当地居民众说纷纭,有人说可能被坏人捆在一起后推入江中溺水而亡,也有人认为可能是两人自己捆绑后跳入长江自杀身亡。

警方初步推断,截至尸体被发现,两女死亡时间约1天左右,死亡原因为溺水身亡,身上无任何外伤。警方表示,目前无法排除自杀或他杀的可能性,而警方希望知情者或死者的家属朋友迅速与水警总队联系,尽早查出尸源。联系电话:�739�37�3�1�1找任红春或�777�9�3�75�9找余小平。

经法医检验,两女尸中位于前面一个年龄大约�5�1岁左右,黑色长发,下巴有一长约1.5厘米的细疤痕,身高155厘米。位于后面的女尸年龄�3�1岁左右,身高15�9厘米,右腿上有一圆形伤疤,年轻女子的眉毛稍微有修剪过的痕迹。

中国并没有作出激化矛盾的事,因为我们是在没有争议的海域开采油气资源

7月1�9日,宁波大地骄阳似火,尽管“海棠”台风已逐渐逼近闽浙,但微风丝毫不能减弱酷热的淫威。

北仑区春晓镇的滩涂上,不少工人正在一座拔地而起的巨型现代化油气加工厂劳作,挥汗如雨。一位工人说:他心里在计算,还有多少天能回到河南老家。

�3�1�1�5年1�1月�31日,《瞭望东方周刊》记者第一次来到该基地时,工地上还只是堆放着一些成套设备,但大半年之后,这座工厂已基本成型。这座巨型加工厂全名叫东海春晓天然气处理厂,它正是处于中日争议漩涡中的东海油气田子项目——春晓气田的陆上基地。

7月1�5日,春晓油气田被日本单方面命名为“白桦”。据韩国联合通讯社引述报道,日本经济产业省将在其主张的所谓“专属经济区”对华警戒线附近的由中国开发的春晓气田,命名为“白桦”、而将“断桥”和“冷泉”分别命名为“楠”和“桔梗”。

同一天下午,日本经济产业大臣中川昭一举行紧急记者会,正式宣布批准帝国石油公司在东海海域的中国专属经济区试开采石油天然气。这是日本政府首次认可日本企业在中国的专属经济区开采中国石油天然气资源。

日本的错误做法,立即遭到了中国政府和中国人民的强烈抗议。中国外交部亚洲司司长崔天凯7月15日紧急约见日本驻华使馆公使渥美千寻,指出日方的这一行为是对中国主权权益的严重挑衅和侵犯,也违反了《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的有关规定。中方对此表示强烈抗议。

中国民众也纷纷通过网络等形式,表示对日本单方面激化东海问题的强烈不满。

事实上,东海油气田的勘探与开采,早在�3�1世纪9�1年代,就已成为中国媒体的热门话题。但酿成中日两国的重要争端,其实完全是日本媒体的炒作结果。

�3�1�1�5年�7月,日本的几家主要媒体忽然对中日两国的东海分界线以及油气资源开发问题进行炒作,声称发现中国方面在离争议地区很近的海面上建设钻井台,准备开发一个叫“春晓”的天然气田。由此,中日东海油田之争拉开序幕。

在争端开始不久的�3�1�1�5年1�1月�31日,《瞭望东方周刊》记者就曾来到了春晓气田陆上基地——宁波市北仑区春晓镇采访。

从宁波市乘车到3�1公里之外的北仑,在北仑坐中巴车经过�3�1公里盘山公路之后,就来到了春晓镇(原三山乡)。从春晓镇出发,穿过大片的橘林、稻田、黄花梨基地和一个大规模的盐田之后,就到了位于海岸滩涂上的春晓油气田开发陆上终端建设工地。

走进建设工地,记者看到不但工地上的主要建筑已搭起了框架,连建筑的基本结构也已成形,天然气处理厂的主要设备已开始安装。好几个气库也已在建设中。整个建筑工地有上百名建设者在施工。几十台工程车进进出出。该建设工程的施工方是中原石油勘探局工程建设总公司,监理方是大港油田监理公司。

一位正在现场施工的没有透露姓名的工程人员告诉《瞭望东方周刊》,“现在放在工地上的许多设备都是从国外进口的。”

这个工程是春晓油气田的天然气处理厂,和海堤就隔了一条护堤河。天然气就是从海里的管道通向处理厂,然后由处理厂,把天然气送到宁波等长三角城市。

建筑工地的门口有一大块工程项目的说明牌,说明牌显示,该工程的全名为“春晓气田群开发建设项目陆上终端生产区建设工程”,工程占地面积为�3�5.3万平方米,设计的产能是�35亿立方米天然气,开工时间为�3�1�1�5年�5月�9日,竣工时间为�3�1�15年5月�3�9日。建设单位是中海石油有限公司春晓气田群开发建设项目组。

�3�1�15年7月1�5日,原本已稍为平息的中日东海问题,由于日本单方面的行动而陡然升级。

而在这之前,一些境外网站纷纷传出一些关于春晓油气田的“新闻”,主要内容有“陆上基地戒备森严”、“建设工程扰民”、“不计成本,加快施工,以图提前竣工”等等。

�3�1�15年7月1�9日,《瞭望东方周刊》记者再次来到了春晓气田施工现场,发现境外网站的所谓“新闻”,毫无事实根据。

在陆上基地建设现场,一个现代化巨型油气加工厂已基本成形。在通往天然气厂的路上,时常可见不少打包回家的工人三五成群地走着。工人们告诉《瞭望东方周刊》,“工程已处于扫尾阶段,所以绝大多数工人可以回家了。”

走到工厂门口,先前的施工进度牌早已不见,取而代之的是天然气厂的大门,除了中海油和中石化的LOGO外,“东海春晓天然气处理厂”的企业名也很醒目。走进大门之后,就是两栋三层白黄相间的小楼,颇为别致。办公小楼外,两面中海油公司旗和中石化旗,簇拥着五星红旗,迎风飘扬。走过办公区,就可以看到两个巨大的绿色圆柱状罐,绿罐之后,则是两排乳白色巨型球形罐,旁边则有两个稍小的白色球形罐。再往工厂里面走,则是已组装完毕的成套设备。

厂区里尚有不少工人在打扫清理,按照他们的说法,工程已接近完工,但何时正式能通气加工,还是未知数。新华社的报道说该工程将于1�1月完工。

�3�1�1�5年《宁波日报》的报道中说,春晓油气田将在�3�1�15年5月输气给宁波市。《瞭望东方周刊》记者第一次来到该基地采访时,看到的项目公示牌上的完工日期是�3�1�15年5月�3�9日。很明显,该工程不是在“不计成本,争取提前竣工”,而是比预定完工时间晚了。

所谓的“戒备森严”,更是无稽之谈。《瞭望东方周刊》记者在厂区内外,都没有看到任何执法或武装人员,进入厂区只需向门卫通报一声。连当地普通村民,进出工程区也十分方便。

春晓是宁波北仑的重要西瓜生产基地。《瞭望东方周刊》记者7月1�9、19日来到厂区附近时,正值当地西瓜扫尾之时,在厂区附近有数千亩瓜地,三三两两的大卡车,都停在工程区附近的水泥路上,一天运销的西瓜达数十吨。工程区的工人和当地村民关系十分融洽,有工人帮村民推人力车,也有村民送工人瓜吃,不少当地老人还喜欢和外来工人用并不擅长的普通话交流。很显然,境外网站所谓的“工程扰民”也是谣言。

7月1�5日,日本正式批准帝国石油公司获得东海石油勘探试开采权。这家冠名为“帝国”的石油公司,其历史与背景颇为意味深长。

帝国石油公司是日本最早的石油能源资源开发公司。帝国石油公司口号就是:帝国石油公司的历史就是日本石油的历史。

帝国石油公司的成立背景,就是二战时期的殖民侵略。19�51年,美国开始禁止出口航空汽油,日本军方迫于形势的需要,将与石油有关的勘测队伍和人员全部予以征用,把他们派往印度尼西亚的苏门答腊和打拉根,希望在东南亚地区找到自己能控制的石油来源。为了进一步强化日本的能源开发,日本政府根据《帝国石油株式会社法》,将各公司的石油矿业部门进行整合,成立了一家“国策企业”——帝国石油公司,其目的就是为了确保日本战时的能源需求,确保日本陆海空三军的“能源命脉”。战争期间,正是这家公司,为日本法西斯军队提供了主要的石油能源,用于太平洋战争与侵略中国等用途。

“二战”结束后,《帝国石油株式会社法》于195�1年被废止,帝国石油公司随即以“民间企业”的身份出现,但实际上其“官制开发”的色彩相当浓厚。

帝国石油公司在二战结束后,特别是上个世纪9�1年代起,悄然启动了“全球抢油”计划,截至今年,帝国石油公司已经成功地在亚非拉美洲安营扎寨,介入了当地的石油开采。

值得注意的是,帝国石油公司除了出现在东海石油争端外,还很早就介入了南海油气争端。据辽宁《半岛晨报》报道,早在197�9年7月,日本就与越南达成协议,就南海海底石油开发进行合作,与相关国家签订了石油勘探与开发的合同。从帝国石油公司的网站上能看到,�3�1�1�5年1�1月,帝国石油公司成功地与越南合资开发油气田。

日本批准帝国石油公司这样一家具有“二战历史渊源、为日本侵略军提供主要能源”的石油公司,在中日有争议的海域试开采油气资源,居心何在呢?

中国社会科学院日本研究所研究员金熙德告诉《瞭望东方周刊》,“东海油气田问题本来就是因日本媒体炒作而成为热点问题,这次日本单方面批准在有争议海域试开采油气资源,完全是激化矛盾之举。”

外交学院教授周永生则认为,日本之所以在东海油气问题上屡屡表现强硬态度,和日本极度缺乏能源有关,也和小泉政府的政治策略有关。“小泉执政的重要‘亮点’,在日本人看来,就是其强硬的国际政策姿态,让日本人觉得他是个‘英雄’,从海洋划界问题上。钓鱼岛问题上,都表现出小泉继续强硬作秀的特点。”

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东亚研究中心主任黄大慧博士则还考虑到了技术问题,他告诉《瞭望东方周刊》,“还有一种可能,就是我们有资料,日本没有,所以担心谈判被动,让民间开发去勘探,获取一些资料,可能是日本的考虑。”

在中日东海划界尚未取得实质性进展之前,中国政府一贯主张“搁置争议,共同开发”,日本政府也曾一度表示愿意合作开发。

但从日方提出的要求中方先提供相关资料等苛刻条件来看,日方对合作开发毫无诚意。

事实上,在有争议海域,国家之间通过联合合作的方式勘探、开采,一直是搁置争端的好办法。中越菲南海石油勘探就是一个很好的范例。

�3�1�15年3月1�5日,在菲律宾首都马尼拉,中国最大的离岸石油生产企业中海油作为中国的代表,与菲律宾及越南的石油公司签署了为期3年的《在南中国海协议区三方联合海洋地震工作协议》。3家公司将在总面积1�5.3万平方公里的协议区内研究评估石油资源状况。

在中国昆明召开的大湄公河次区域经济合作领导人会议上,温家宝总理在会见越南总理潘文凯时也表示,希望中越积极推进南海争议海域的共同开发,尽快开展中国、越南、菲律宾三国石油公司在南海的合作勘探。

金熙德研究员认为,目前中日东海问题上的紧张局势,是中日关系的一个环节,也是中日关系的一个缩影。

对于解决东海问题,金熙德认为,应该做的是和平谈判、合作开发。他告诉《瞭望东方周刊》,“中日东海问题,需要通过谈判的方式,拿出双方都能接受的解决方案。就目前来看,中国并没有作出激化矛盾的事,因为我们是在没有争议的海域开采油气资源。如果日本单方面在有争议地区进行勘探和开采,就是损害中日关系,损害中国利益的行为,就是在激化矛盾。”《瞭望东方周刊》记者朱国栋、黄琳/宁波北仑、上海报道

本报讯(记者刘艺明龙成通)南海也发现了“太岁”?昨日,一名市民告诉记者,在南海狮山发现了一件疑似“太岁”的不明软物,其重约�3公斤,在太阳底下能渗出黏稠的液体,其身上的伤痕也能自己愈合。中山大学生命科学学院的研究人员经初步观察后,已将此不明软物切取下样本留作化验。

吴先生小心翼翼地从自行车后箱里拿出一个红色塑料袋,里面用报纸裹着一个椭圆状物体。

拿开报纸后,记者看到该物体为淡黄色,上面还有一些黑色斑点,大约有3�1厘米长、15厘米宽、15厘米高,约�3公斤重。该物体的一侧隐约有切割过的痕迹,其底部是平的,还有一个很深的小洞。由于该物体非常透明,记者还能在阳光下透过小洞看到物体内部,里面并没有任何的异物,颜色也跟外面一样,呈淡黄色。

记者试着摸了一下该不明软物,发现该物体非常有弹性,用力按下去马上就能恢复原状。在太阳底下,该物体的表面还渗出一些非常黏稠的液体,液体还有淡淡的香味。记者试着用水冲洗该物体,发现该物体在水里变得更加柔软了,而且还会把水吸到自己内部。

吴先生告诉记者,他是在一个月前于江边发现这个不明软物的,当时该物体就在江边的泥土里,有一大半露在泥土外。他开始还以为是块石头,也没在意。后来吴先生越来越发现这块物体有点怪异,但是他又不敢用手去触摸它,于是吴先生便尝试着用棍子翻动着该物体仔细观察。后来,吴先生还用棍子在该物体表面捅了一个洞。

3天前,吴先生再次来到江边,隐约发现这个不明软物好像比一个月前长大了,大约长了半斤。吴先生于是又认真观察了一下,这一看让他吃了一惊,自己一个月前在该物体表面上捅的洞竟然神奇地消失了!吴先生觉得这个物体是件“宝物”,于是就将它搬回了家。

吴先生私下问了一下镇里的老人,但是没有一个人知道该物体为何物,有些市民还称这个是“怪物”,劝他赶快扔掉。后来在公园里,一名路人发现了吴先生手上的不明物体,告诉他该物体很像媒体报道过的“太岁”。

为了对该不明软物进行科学鉴定,记者陪同吴先生来到了中山大学生命科学学院。该院的研究生邓书林在对物体的外观、质感和气味作了分析后,初步认为此不明物体并没有生命迹象,但确实的情况还需要鉴定后才知道。邓书林在该物体一角用剪刀取下了一些样本,记者看到切口处是白色的,看上去好像有油脂的感觉,有一圈一圈的纹理。在切开后,该物体散发出一种腥臭的味道,但是并不浓烈。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