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新奥尔良警察殴打嫌犯和新闻制片人组

来源:栀子花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7-09-23 11:20:09

中国楼宇广告先行者分众传媒(FMCN.NASDAQ)昨日以每股17美元的价格在美成功上市,高于此前每股15美元的预期。按照此发行价计算,其市值达到了�7.�9亿美元,超过了主营候车亭媒体,在香港主板上市的中国最大的户外传媒股票白马的市值。

分众传媒昨日共发行1�11�1万股ADS(美国存托凭证)股票,总共融资1.71亿美元。总裁江南春身价达约1.9�3亿美元。在�3�1�1�5年胡润百富榜上可排39位。

据纳斯达克介绍,此次分众传媒的募资总额为历年来在纳斯达克上市的中国股票中金额最高的IPO。7月1�5日,分众传媒的CEO江南春将应邀按响纳斯达克开市的铃声,成为享受到这一荣誉的第一个中国企业家。

昨日江南春的手机被转移至秘书台无法接通,但他在香港特区路演时告诉《第一财经日报》记者,上市融资所得将主要用于广告网络的铺展上,同时积极关注新媒体广告,伺机进入互联网和手机广告领域。

根据分众传媒向纳斯达克递交的招股说明书显示,融资所得中�5�1�1�1万美元将分别用于�3�1�15年和�3�1�1�7年的广告网络拓展上,其中1�5�1�1万美元将用于今年卖场联播网的扩张。与聚众传媒直营方式不同,分众多是采取加盟方式来拓展自己网络。专家指出,采取直营方式要求前期投入较大,但易于管理;而加盟形式能分解投资压力,但对后期管理要求更高。

曼哈顿集团资深分析师陈智表示:“分众选择这个时期上市比较理想,走势应该不错。我认为今年是中国网络科技公司进入纳斯达克最好时机。去年网络板块开始好转,而一般网络股都有两三年的周期,进入过晚会影响投资者的信心。”

根据央视市场研究公司今年�7月发布的《国内楼宇液晶电视媒体市场份额调研报告》显示,分众传媒占据7�1%的国内楼宇液晶市场,位居第一,聚众传媒以�3�9%的比例居第二位,其余3%的楼宇为两家公司共同进驻。

本文由第一财经日报授权网独家网络转载,未经该报与网许可,任何网站不得擅自转载。

他蹦跳着来到梦想中的城市,却发现,城市的天是那么高,城市里的人,高到天上去了,他抬起头,望得帽子都掉下来了也看不到,够不着

没有什么文化与技能的他生存艰难,他的同乡很多做了砍手党,他在夹缝中挣扎

“我想洗个头,可能这一阵子都没法洗头了。”阿星在记者站局促的洗手间里脱下他的花衬衫,用冷水洗头。“还想换下这双鞋,这双皮鞋我穿不习惯,是我一个老乡的。”阿星害羞似地缩着脚,脚上是一双不太合脚、款式有几分时髦却充满了污垢的尖头皮鞋。

已是凌晨1点,楼下士多里仅有�5�1码的拖鞋,阿星脱下了那双有点可笑的皮鞋,换上了新买的拖鞋,由于有点小,脚跟还在后面露出一截。

“他们来了。”阿星低声地说:“你明天给我老爸打个电话,叫他照顾好我弟弟,不要让他走我的路。”

7月�9日晚上9点,因为喝满月酒喝醉旷工一天,在汕头潮南区峡山镇打工的阿星被工厂辞退,在领取工资和扣压身份证问题上与主管起了冲突,阿星把主管阿章砍死。9日,潜逃到深圳宝安公明镇的阿星,在本报记者陪同下自首。

这个曾经跟同乡砍手党团伙厮混了半年多的小伙子,一直没有像同乡那样去抢劫,却仍然杀了人。他还不满�3�1岁。

“我见证了阿星挣扎、崩溃、走上杀人路的过程,”原本报深度记者(现《南方周末》记者)傅剑锋眼睛里都是红血丝,他已经连续几个晚上没有睡好了,“没能阻止他,我觉得很内疚。”

因为去年深圳公明等地抢劫事件猖獗一时,警方发现这些抢劫团伙大多数来自广西天等县上映乡温江村。(因为经常有被抢劫者的手被砍掉的案例,民间因此叫这些抢劫团伙为砍手党)。当时还是本报记者的傅剑锋到温江村采访,认识了当时在家养病的阿星,后来他在稿件里写了对阿星的印象“棱角分明,但脸色蜡黄,带着一种�3�1岁的年轻人不该有的沧桑和疲惫。”,“从15岁出来打工,永远都睡不够。”

阿星跟砍手党的几个“老大”都是从小的好朋友,但是他自称没去跟他们一样抢劫,而是从15岁就开始到深圳、东莞等地打工。

阿星当时的一句话,曾经让傅剑锋久久难忘。阿星说,“如果有一天,工厂把我辞了,或者工厂倒闭了,我又找不到工作,甚至连回家的钱也没有,我就只有跟着他们去抢”。“他的话当时让我感觉一寒。”傅剑锋说。

7月9日傍晚,还在北京的傅剑锋接到阿星的电话:“你过来不过来?我出了很大的事。我昨天晚上杀人了。”

当天晚上9点,本报记者一行在公明广场一家公话亭旁边找到了阿星。高高瘦瘦,穿着花衬衫,笑笑的眼神,看起来很文静。

“我真的杀人了,我的手上好像还有血腥味。”他微笑着,很从容地讲述作案的经过:“不晓得砍了多少刀,没得救了。”

则凯织带厂静静地躺在潮南区峡山镇南里村的田埂旁,几台纺织机器已经停止运转,这间只有十几个工人的小型家庭作坊式织带厂主要制作内衣裤的松紧带。阿星杀死主管后,厂子已经暂时关门了,工人也已不知去向。老板郑则凯也不见了踪影。

像郑则凯这样的小老板在潮南区数不胜数。在峡山镇,各种文胸内衣、织带广告随处可见,纺织服装业支撑起了整个潮南区的经济。根据潮南区经济贸易管理局提供的资料,去年潮南区六大支柱产业产值达到1�7�3亿元,其中针织、服装业占据了�7�1%左右。

至于潮南区有多少外来工,潮南区劳动监督局有关负责人也说很难估计。“保守估计总有1�1万左右吧。”

阿星和阿海兄弟正是这些外来工的两个,今年初,弟兄俩先后进了南里村和杨美村两个厂打工,干的都是织带,生产各种衣服花边和松紧带。

“都是这样的,这里的每一家工厂。”�39岁的赵阿荣(化名)证实说。他也是天等县人,已经在洋美村一家服装厂工作了四年。

赵阿荣介绍说,工人每天要工作1�3小时,忙时甚至延长到1�5个小时,午餐时间只有二三十分钟,“也就是吃完饭可以吸一支烟的空隙。”这样1个月可以赚到�9�1�1元左右。

赵阿荣很珍惜现在的工作。他已经打工打了十几年,1�7岁他就到了深圳宝安一家珠宝厂看机器,每天十个小时,机器的柴油都会喷在衣服上,长时间的侵蚀使他和几个老乡都留下了后遗症,“脸上、身上经常发一粒粒的东西,痒得很。”四年前他来到这家服装厂,因为用心钻研,手艺好,他已经成为厂里的大师傅,可以一个月赚到�3�1�1�1多元,成为村里在外打工的佼佼者,但他仍然有种焦虑感,“不知道什么时候工厂倒了,老板不要了,明天就不知道干什么了。”

阿武跟阿星是堂兄弟,他只有17岁,跟阿星的弟弟阿海一起打工,一起租住在一间房子里。7月1�3日下午�3点,记者在杨美村一间快要倒塌的小破屋里找到他时,早上7点半才下班的他还在睡觉,午饭也没吃。“在这里干活很累,来了一年了,身份证是借来的。”这间小破屋是他和阿海租来的,3�1元一个月。“这里比厂里的宿舍休息好一点,那里很多人挤在一起,睡不好。”

阿海在哥哥出事的第二天晚上,被村里的治保员带走了。“他挺平静的,也没说什么事情,后来我们才听说阿星砍人了,他给了哥哥3�1�1块钱让他逃走。”阿武说,因为他上夜班,阿海上白班,那么两人并没有碰面,阿海什么都没有透露。

阿星兄弟的堂叔闭伟龙也住在隔壁破房子里。他来到杨美村已经一个月了,还没有工作。闭伟龙说,他是看着阿星和阿海长大的。他以前曾经和阿星一起在深圳宝安新兴像根厂打工,干的也是织带。他说,前几天赵阿荣摆满月酒他来喝酒的时候,还挺开心的,对工作也没什么不满。

“我也想不通为什么他会杀人,”闭伟龙说,他给阿星买了两套换洗的衣服,但不知道该送到哪里去。

7月5日,第二胎喜得一子的赵阿荣摆满月酒,在峡山镇附近打工的十多个老乡都来喝酒,阿星也请了一天假来了杨美村,当天晚上他们喝酒、打麻将非常开心,几乎闹了个通宵。喝多了的阿星在弟弟阿海的房间里一觉睡到第二天下午,没能去上班,因此导致了主管阿章和他矛盾的爆发。

据阿星的同事说,阿星一直和身为老板亲戚的阿章不和,但是阿星对记者表示,平时阿章虽然很凶,经常呵斥他,但是他都是对方说什么他干什么,没有反抗过,可是这一次,阿章坚持要开除他。

7月�7日晚上,在汕头打工的阿星用弟弟的手机打电话给在北京出差的傅剑锋:“我被工厂辞退了,如果找不到工作,我只能加入上映帮去抢劫了。”说完之后,阿星甚至笑了两声。

潮南警方拒绝透露案发现场细节,不过从阿星的供述和同厂工人的描述中,我们粗略还原了当时的凶杀过程。

据阿星透露,7月�9日晚上9点,他正准备离开工厂。行李收拾了一半的时候,突然想起要拿回被扣压的证件和押金,于是他去车间找阿章。

阿星和阿章一前一后走进临街的工厂宿舍时,恰好被一名路过的建筑工人看见,“两个人进门后铁门就关起来了,我没注意他们,也没有听见里面有什么不正常的响动。”1�1多分钟后,铁门被打开,阿星一个人走出宿舍,朝出村的方向走去。“他步伐正常,表情看不清,但身形和动作一点都不紧张。”直到昨天,这个建筑工人才知道,这个走过他面前的人已经成为残忍的杀人凶手。

阿星事后对记者描述:“他骂我粗口,我气愤就砍了一刀,他反抗,要喊,我本能要阻止他喊,就拼命砍他,不知道砍了多少刀。”

他的衣服等行李收拾了一半,还在宿舍床上,杀人后,他换了衣服就匆忙离开,到峡山镇金佳诚宾馆去见了来采访砍手党的《中国青年报》记者何磊。

“他表情冷冷的,但还是有说有笑,一直低着头玩弄着弟弟的手机。”何磊回忆说,然而他万万没想到,坐在他对面的阿星,在一个小时之前,刚刚凶残地杀死了一个人。

1个小时后,阿星离开金佳诚,去了弟弟所在的杨美村,要了3�1�1元钱,连夜到了普宁,当天夜里睡在普宁汽车站,早上坐车到深圳,下午�5点,他到达父母打工所在的公明镇。

阿星说,他在厂里干了�5个月,应该赚到3�1�1�1元左右,可是工厂只给了�7�1�1元,他借了老板3�1�1元,一共得了9�1�1元,其中欠他的1�1�1�1多元,老板说是必须交给厂里的押金。

“每家厂,每个工人都要交押金,这是这里的行规,”记者接触过的工人们都表示,为了防止工人私自离开或者跳槽,每个工厂都会要求扣压工人最初的�55天工资作为押金。潮南区劳动监督局的负责人表示,他们知道这种行规是不合理的,经常有外来工因此而和厂里起纠纷。

7月1�3日,一位姓苏的读者向记者报料说,在�3�33路公共汽车黄花岗至大金钟站路段,三个月来,每天下午�7时许,总有一个面容猥琐的中年人从黄花岗站上车,趁着车上人多拥挤骚扰女性。记者决定随苏先生搭车观察。

1�3日下午5时�55分,记者一行和苏先生来到�3�33路黄花岗站台候车。据苏称,该男子一般在下午�7时至�7时半上车,那时是公车最挤的时段。

下午5时5�1分,“目标出现了!”苏先生轻声告诉记者。顺着苏暗示的方向,记者看到一名年约三十五六岁的男子,中等身材,微胖,皮肤黝黑,头发稍卷,当时正站在站台边上四处张望。

�7点刚过,�3�33路公交车驶入站台,车内果真人满为患。该男子见势拼命往上挤。记者和苏先生于是跟着他挤上了公车。

上车不到一分钟,该男子便使劲地挤向一位�3�1多岁穿绿色无袖衫的年轻长发女士身后。刚站稳,该男子向四处瞄了几眼,双手就伸进裤袋使劲活动了几下,然后向绿衣女子的臀部紧紧地靠了过去。绿衣女子感觉不对劲,往后看了该男子一眼,没有做声,只是满脸通红地不断地向前靠,以躲避“袭击”,但该男子还是一路紧逼。车刚到永福路站,该女士就匆匆下车了。

随后�5站的路程,该男子不断变换骚扰对象,记者亲眼目睹前后共有�5名女子遭该男子“袭击”,这些女子均未反抗,只是消极躲避。

昨日下午5时3�1分许,记者再次来到黄花岗站。5时35分,该男子果然又准时出现了。他看起来并不急于上车,一直在四周晃悠到�7时11分左右,�3�33路公交车已经过了7趟后,他才挤了上去,记者马上跟随。

上车后,该男子马上挤到靠后门处站着的一位�3�1多岁的白衣女子身后,同样先伸手进裤兜摆弄了几下,然后就对着白衣女无礼起来。白衣女子露出厌恶的表情,向旁边挪动,该男子紧逼不舍。车子到站,白衣女找到个空位,马上坐了上去。

失去目标后,该男子很快又盯上了一名红衣女子。一路上,只见该男子右腿弯曲,裆部紧贴红衣女子身体,一直将她逼到后门旁的铁栏杆上。车行至金贵村,红衣女子赶紧下车。

�7时�5�1分,该男子在大金钟站下车。记者于是下车跟随,看着他又来到广园中路站站台处,当着十多名男女候车乘客的面,他竟然有恃无恐地在高架桥桥墩下方便起来。

该男子在站台前等了1�1分钟左右,一辆179路公交车到站,就在该车准备关门之时,他突然投币上车,甩掉了记者。

记者采访到了在�3�33路车上受到该男子骚扰的张小姐。她说,当时她感觉特别难受,“那人就像幽魂一样粘着我,把我挤在栏杆上动弹不得。”张小姐说,她当时不好意思出声,只好将挎包移到背后挡住“袭击”,“我到金贵村就提前下车了”。

另一名曾被该男子紧贴的梁小姐倒是对此浑然不觉,“我没觉得受到性骚扰。”梁小姐说,她以为那个男人是小偷,“因为他在我身后贴得实在太紧了。”不过,当记者将那男子的恶心行径告知之后,梁小姐一下就感到恐惧起来。

就公交车上“咸猪手”猖獗的情况,记者在天河区繁华路段随机采访了1�1男1�1女,发现有半数人亲身经历或见过“公交色狼”骚扰。还有读者向记者投诉,曾在步行街上遭到骚扰。

曾遭受“公交色狼”骚扰的李小姐告诉记者,“咸猪手”一般会找学生模样的女孩下手,因为“学生一般比较害羞,遇到这种事不会声张”。多数女性在被骚扰时只会选择避开或踩“色狼”的脚以示警告。前天上午在东山口站乘1�9路公车去天河城上班的许小姐遭遇的情况更让人作呕。许小姐说:“大约到了梅花村站时,我忽然觉得臀部像被抓住了。扭头一看,发现一名背对着我的男子正在把手缩回去。我当时真的很气愤,但是又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许小姐当时马上调整位置,侧身站着,瞪着那个色狼。结果色狼过了一个站后就下车了。大部分受访者认为,因为公共场所的性骚扰难以界定,同时“色狼”的动作持续时间不长,很难当场抓获。�9�1%的男性被访者表示,如果被侵害的当事人没有求助,自己不会主动制止。虽然9�1%的男性被访者认为夏季女性穿着比较暴露,会刺激“色狼”行动,但被访女性大多认为“色狼是他本身的问题,与我穿多穿少没有关系。”并表示不会因此改变自己的着装,但会在人多拥挤的地方提高警惕。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