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股流通市值损失近四百亿 机构套利行动在持续

来源:栀子花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7-09-18 04:14:02

十多年过去了,越来越多的中国企业、中外合资企业、外商独资企业采用了这样的方式:原料来自国外、产品销往国外。

这个时候,我们渐渐发现,在有关行业的利益链条中,外商拿走了大部分利润,中国得到的是最小的一份,微薄的加工费而已。

更严重的,我们得到的不但是最小的一份,而且开始品尝环境严重污染的苦果。

“两头在外,大进大出”在�3�1世纪�9�1年代的中国一度是一个非常流行的概念。按照这个概念,有关的合资企业、外商独资企业的原料来自国外,产品销往国外,中国不用付出资源成本,只付出廉价的、用之不尽的劳动力。中外双方皆大欢喜。

十多年过去了,越来越多的中国企业、中外合资企业、外商独资企业采用了这样的方式:原料来自国外、产品销往国外。这个时候,我们渐渐发现,在有关行业的利益链条中,外商拿走了大部分利润,中国得到的是最小的一份,微薄的加工费而已。

对现代产业价值链的研究表明,产业链利润呈现一个“V”字形,即所谓的微笑曲线。在这个曲线中,一头是研发、设计,另一头是销售、服务,中间是加工生产。一般而言,处在两头的产业利润率在�3�1%至�35%之间,而处在中间的加工生产产业的利润只有5%。

美国市场上流行的芭比娃娃是中国苏州企业贴牌生产的。这个娃娃在美国市场上的价格是1�1美元,但在中国的离岸价格却只有两美元。这两美元还不是最终利润,其中1美元是管理费和运输费;剩下的1美元中,�1.�75美元用于支付来料费用,最后剩下的�1.35美元,才是中国企业所得。

再比如,温州生产的打火机,卖到欧洲只要两欧元一只。同样的打火机外国人买回去贴上牌子再拿到欧洲去卖,价格都在�3�1欧元以上。

有人这样概括在中国的外国投资商:他们拿出3�1%的资本,拥有5�1%的股份,拿走了7�1%的利润,中国的资本只能拿3�1%的利润。而对于OEM这种“贴牌生产”,有专家估计,外国人拿走了9�3%的利润,中国最多拿到�9%。

正是由于中国企业在全球产业价值链中的地位,已经有舆论将中国企业比做“国际民工”。他们的地位确实像民工,只是一个打工者,赚一点辛苦钱,利润的大头被前面的研发和后面的销售拿走了。

如果说中国企业仅仅拿到了最小的一部分,倒也罢了;现在的问题是,当中国渐渐成为世界工厂的时候,工业垃圾带来的污染,开始威胁着中国民众的生活品质,甚至威胁他们的健康和生命。

对此,著名的环保问题专家梁从诫有一个形象的比喻。他说,中国在成为世界工厂的同时,也成了世界的厨房,成了世界的泔水桶。我们把做好的美味端上世界餐桌,让外国人享用,但是,做饭过程中产生的垃圾,却留在了自己的厨房里,留在了自己的泔水桶里。

国家环保总局副局长潘岳对此也有精辟的论述。他说,什么是“世界工厂”?现在看来,就是用自己的资源替发达国家生产低级工业品,用自己的身体去承受污染,所赚取的不过是微薄的加工利润。

潘岳还说,现在的中国每日耗水量世界第一,污水排放量世界第一,能源消费和二氧化碳排放量世界第二。�3�1�3�1年,中国的经济总量将占世界的1/5。这样一个庞然大物,要么成为世界经济的发动机,要么成为全球最大的污染源。目前能源工业尤其是电力工业的发展速度太快,燃煤排放的二氧化碳数量猛增,与此同时,发达国家开始向我国大批转移钢铁等重污染工业,我们引进的项目虽然比从前有进步,但在资源利用与环境污染方面,比起不断提高的国际标准,差距反倒越拉越大,陷入“引进、落后,再引进、再落后”的恶性循环。

一方面,是在国际化的产业价值链条中处于被动的地位,拿了最小的一份;另一方面,是在成为世界工厂的同时,付出惨重的环境代价。中国企业由此陷入双重困局。

在价值链条问题上,中国企业有两条路可供选择:其一,提升;其二,转移。舍此之外,别无他途。

提升产品的品质和品牌,是一条艰难的道路。不仅需要大量的资金,更需要在长时间的实践中锻炼研发、营销人才。对于很多企业来说,也许只有借助外力、外来的帮助,才能渡过这一关。

转移则是一条较为现实的道路。中国东西部经济发展的不平衡,为这种选择提供了可能。事实上,近年江浙一带经济发达地区的企业向经济落后地区、向中西部地区转移,已有迹象可寻。

在环境保护问题上,有专家提出,中国的崛起不但要和平崛起,还要绿色崛起,走绿色发展道路。什么是绿色道路?就是低消耗的生产体系、适度消费的生活体系、持续循环的资源环境体系、稳定高效的经济体系、不断创新的技术体系、更加开放的国际贸易金融体系、注重社会公平的分配体系、开明进步的社会主义民主体系。

以上种种,知易行难。在国际化的产业价值链条中抢占高端地位,难;将企业由发达地区向落后地区、落后国家转移,最终是死路一条;在经济发展过程中走绿色发展道路,更难。

但是,抢占高端地位和走绿色发展这样的道路,再难也要走下去。否则,我们这一代人,将愧对子孙后代!

更多精彩评论,更多传媒视点,更多传媒人风采,尽在财经新评谈栏目,欢迎访问财经新评谈栏目。

周二沪综指开于1�111.�11点,低开1.�19点;深成指开于�3�77�5.�53点,低开1.97点。沪综指最高1�1�3�1.�7�9点,最低1�1�1�5.�7�7点,收于1�11�5.3�7点,上涨�1.�3�3%,两市共成交�79亿元。上海B股市场超跌反弹,今日跳空高开,以51.�79点开盘,最高涨至53.31点,最低51.�79点,收于5�3.7�1点,上涨�3.�55%。

消息面上:1�1�1亿果然不是再贷款,央行终于出面澄清,传说中的这笔巨款将用于启动投资者保护基金。详情请见:央行表示百亿巨资是投资者保护基金启动资金

早市在千点岌岌可危之际,金融股挺身而出,带动大盘产生一波较有力度的反弹,但随着指标股的走低及金融股的回软,股指再度出现冲高回落,并于午市快速下探上周调整低点1�1�1�5点,再次逼近千点大关。尾市因科技股及深圳本地股的启动方才使大盘暂时转危为安。有专业人士指出,大盘再次临近千点,而此千点已非彼千点,如果没有近期的大盘蓝筹股的护盘,千点也就早被跌破了,所以,目前再抱着“千点”不放,只是对自己的一种精神安慰,在无望的市场中再给自己一些希望,如同“刻舟求剑”。

个股方面:牡丹江、中农资源等低价超跌股的轮番活跃,浪潮软件、甬成功、赛迪传媒、长丰通信等科技股也展开反弹。尤其以中集集团、振华港机、神火股份、恒源煤电等港口煤炭股为首的蓝筹板块也重新显现强势。中小板飘红个股增多。最后一小时,深深房急速涨停,带动深圳本地股大举上攻。跌幅榜前,个股的跌势虽然收敛,但跌幅超过5%的个股数量依然众多,特别大批的ST股均在冲击跌停,庄股飞乐音响、问题股科龙电器、前期明星西藏药业等也封住跌停板。

专家还是建议,大盘短期在千点附近徘徊,后市依然向空,谨慎观望为主。

昨天上午1�1时�3�5分,一女子从郑州经三路上的金成国际广场A座1�7楼坠落,砸进楼下一辆别克商务车的后窗里。

令人惊奇的是,该女子是从1�7楼坠落的,但落地即毫无气息的她几乎没流血,右腿脚踝处折得只剩皮肉相连,也只是在腿上有些许血迹,地上没一滴血!

昨天上午1�1时许,工商银行某经营部的牛志辉,开着一辆银灰色的别克商务车,到经三路与农科路交叉口西北角的广东发展银行郑州金成支行办事。

牛志辉刚把车停在广发行靠经三路的大门口,还没来得及熄火,突然听到后车窗“咚”一声巨响,把他从驾驶座上弹起好高。

他赶快下车,向楼上看,楼上有人正站在阳台上,一边指着他的车,一边向他招手。他看了眼后车窗,发现茶色的钢化玻璃全烂成了碎沫沫。以为有人故意砸自己的车子,他立即报警。

待他靠近后挡风玻璃向车内看时,里面的情景把他吓呆了:原来是具穿着连衣裙的女尸!他马上第二次报警。此时是1�1时�3�7分。

记者1�1时5�1分赶到现场时,见数百人正围着一辆银灰色别克商务车,车顶靠车尾处凹进去脸盘大小一块儿,后挡风玻璃全部粉碎。一段穿肉色丝袜的女子右小腿,从车后窗伸出,上面带着少许血迹。

往里看,一3�1多岁女子躺在后车厢内,身穿黄底褐色花纹的连衣裙,右脸上有血迹。右脚脚踝处折断,左脚脚踝处拧成麻花状。

“我第一次报案时,还以为楼上有人扔垃圾呢。”别克车司机牛志辉正接受民警问话,“我的车要是开得再慢一秒钟,她就砸前面了,说不定我都跑不了!”

1�1时�3�5分,文化路办事处巡防队员娄红宾正在这里巡逻。“当时听见响声,我还以为哪儿发生爆炸了,就赶忙回头看。当时就看见别克车后挡风玻璃被砸得粉碎。我走近仔细看,发现砸下来一具女尸,头发散乱,没流什么血,腿很白,像被冷冻过一样。”

现场围观者也怀疑尸体是不是被冷冻过,要不从那么高的楼上掉下来,为什么没流血?数百人为探个究竟,围在现场迟迟不肯离去。

1�1时�3�5分,在金成国际广场A座15楼办公的河南中州凯辉化纤公司的王某,倒了杯水,正准备端着面朝窗口喝,突然看见一个类似人体塑料模特的东西,从上面飘下来,还在空中翻了几个滚。

刚开始他没在意,可听到下面传来很重的砸东西声音后,他赶快到阳台探头往楼下瞅,发现下面一辆别克车被砸了。

11时�3�1分,金水公安分局的刑侦人员进入大楼查看。记者趁机混进电梯,与民警一起来到1�7楼的易成科贸有限公司。

这里有两间办公室,靠门口的那间办公室,办公桌上落满灰尘,地板上堆着几大包印刷品。

据知情者称,死者是该公司的老板娘。警方随即对大楼物业和公司职员进行讯问。

11时�5�1分,死者父亲、哥哥赶到现场。三四名派出所民警架着死者�7�1岁左右的父亲,来到别克车后,老人从后车窗打量一番后,当即嚎啕大哭。

11时55分,1�3�1救护车赶到。救护人员下车,看了看尸体后,连急救箱都没开。

1�3时�15分,市五院一辆红色的运尸车赶到,下来一名女工作人员,掀开别克车后门,露出坠楼女子的全部身体。围观人群一片惊呼。工作人员带上手套,把女子放担架上抬走。

昨天下午,参与主办此案的金水分局文化路派出所民警向记者证实,坠楼女子名叫易秀蓉,3�5岁,的确是易成科贸有限公司老板的妻子。

当天该公司老板带着妻子去世纪联华买衣服,在楼下碰到一朋友。该老板就先领朋友上1�7楼的自己公司小坐。

易秀蓉跟着到公司,并进了里边的小办公室。老板和朋友在外面办公室聊天,当时还有5个员工在外边办公室工作。

聊完天老板要和朋友离开时,却到处找不到妻子。后来发现里面办公室面向经三路的窗户半开着,就下楼找,结果在别克车里发现了妻子。

据警方调查,坠楼者易秀蓉患有分裂样精神病。前些日子曾带着儿子躲在开封,然后给家人打电话,说“有人要害他们”。

�7月�3�3日,家人把她送到郑州市第八人民医院诊治,发现她患上了分裂样精神病。7月�9日请假外出,15日办的出院手续。

昨天下午,闻知易秀蓉坠楼身亡的消息,八院易秀蓉的主治心理医生很惊讶,“太意外了!”

据这位医生说,前不久易秀蓉因急性精神障碍,到八院接受心理治疗,但病情迅速好转,所以很快就出院了。

这位医生介绍,�7月�3�3日,易秀蓉在父亲、丈夫陪同下,到市八院看病时,她幻觉比较严重,总感到有人在跟踪、监视她,并口口声声说有人要害死她和孩子。她沉浸在自己的恐慌中,谁都不爱答理。经诊断,易秀蓉患上了急性精神障碍中的“分裂样精神病”,必须立即住院。

住院期间,易秀蓉在医生指导下定期服药,病情明显缓解,精神状态迅速好转。因心里牵挂着�9岁的孩子,她急着要回家。

7月�9日,她请了半天假,带上药品由丈夫接回家。医生考虑到她恢复良好,就准了假。此后7天,她一共请了�5次假,她的父亲和丈夫都向医生反映,她在家里状态很好,和孩子、父母、亲友相处得很愉快。

7月13日她又请了两天假,在家服药。7月15日,易秀蓉的父亲来到医院,替他办理出院手续,并带了部分精神药品离开。

医生说,昨天上午,易秀蓉的丈夫给他打来电话,说易秀蓉的情绪不太好。医生跟他约定,今天上午带易秀蓉到八院复查、治疗。不料,昨天下午就发生了这样的悲剧。

从1�7层的高楼坠落,易秀蓉为何没流什么血,从而让围观群众误以为“尸体被冷冻过”?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