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老鼠上海300亿堆砌新舞台 开园暂定于2010年

来源:栀子花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7-10-11 16:46:57

《战略研究》提出了加快河北省经济发展的八大措施,并指出河北省要从传统的被动的“服务京津”向主动的“接轨京津”转换。

河北应以接轨国际市场为目标,加强接轨京津,实现京津冀六大融合,即观念融合、产业融合、市场融合、交通融合、人才融合和规制融合,将河北建成京津的外资流转扩散基地、产业转移承载基地、高科技产业配套基地、现代物流仓储基地、休闲旅游度假基地和农副产品供应基地。

“这是一份实用性很强的研究报告。”出席新闻发布会的河北省常务副省长郭庚茂表示,《战略研究》的许多成果已经运用到正在进行的河北拾十一五规划”的编制中,“报告产生的效果将是不可估量的”。

不过,对于专家提出建立“生态经济特殊示范区”的解决方案,郭庚茂认为,目前这个示范区的成立并不现实,京津地区环境资源的市场化机制的建立也尚需时日。

在昨天上午举行新闻发布会上,亚行驻中国代表处首席代表涩市彻表示,《河北省发展战略研究》是亚行首次应中国政府要求,帮助一个省制定发展战略报告。

据了解,此次《战略研究》调研所需的�9�1万美元中,亚行出资�7�1万美元,河北省政府出资�3�1万美元。亚行代表亦表示今后将继续向中国内地提供类似的援助。

财政部国际司司长朱光耀则在会上证实,目前,新疆、安徽、江西等省份也已向财政部提出编制本省战略发展规划的要求。

出席昨天新闻发布会的还有亚行北京代表处副代表、首席经济学家汤敏,河北省财政厅副厅长陈金城,外方专家组长、加拿大科瑞澳公司总裁艾德华·勒曼。

河北省常务副省长郭庚茂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透露,京冀将全面合作“治贫”

河北省常务副省长郭庚茂昨天在新闻发布会上透露,京冀将建协作发展机制,分工促进“环京津贫困带”地区的发展。本报记者张涛摄

“环京津地区的确存在一个贫困带,人口大概在�3�1�1万左右。”昨日,出席《河北省发展战略研究》报告发布会的河北省常务副省长郭庚茂在回答本报记者提问时,用“大树底下不长草”的俗语来形容它的存在原因。

忧患意识,正是一切创新的原动力。郭庚茂在会上提出“这部分农民不能富裕起来,而且对区域发展不利,甚至对首都安全也不利”的观点得到了与会专家学者的广泛共鸣。

无独有偶,北京市长王岐山近日考察张(家口)承(德)地区后,提出一个重要观点:北京的发展,如果没有北京周边地区的发展,北京就是一片孤岛,它的长期、持续的发展是不可能的。

新京报:我们注意到,《河北省经济发展战略研究》的一个别名是“第三只眼睛看河北”,这是河北方面提出来的吗?

郭庚茂(河北省常务副省长):亚行支援我们河北�7�1万美元请高参,就是要用“第三只眼睛看河北”,聘请亚行的专家、国际专家和国内专家来重新认识河北,避免“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让外部人来看河北应该怎么做,来克服我们认识的局限性,帮助我们纠正一些缺陷,为我们提出一些高层次的建议。

现在看来,确实达到了预期的效果。第三只眼还是比我们自己看得清楚得多。

新京报:我们注意到,在报告的九大专题中,解决“环京津贫困带”问题成为首当其冲的专题,而且专家在报告中用7个最字来概括“京津贫困带”的概念,您是怎么看待这种提法的?

郭庚茂:环京津周边,确实存在一个贫困带。大约有�3�1�1万人,相比较而言,北京地区农民收入人均7�1�1�1元左右,而环京津贫困带的农民人均收入不到�3�1�1�1元。

必须看到,环京津地区为了首都和天津的发展,为了维护生态和保证京津地区宝贵的水资源,付出了很大的代价,做出了很大的牺牲,有很多发达的项目是不能搞的。

不过,我们同时也应看到一个普遍的原因,就是在大城市的发展过程中,在一定阶段,对周边地区的吸附效应要大于扩散效应。也就是说“大树底下不长草”。这个问题不解决,不但是这部分农民不能富裕起来,而且对区域发展不利,甚至对首都安全也是不利的。

最近,北京市王岐山市长到张(家口)承(德)地区进行考察,提出一个重要的观点:北京的发展,如果没有北京周边地区的发展,北京就是一片孤岛,它的长期、持续的发展是不可能的。而且它的稳定也是没有保障的。下一步,北京和河北将加强全面的合作,来促进周边地区贫困圈的消失。

新京报:专家根据对环京津贫困带现状的分析,并结合国际经验,提出了建立生态经济示范区的建议,您认为,从目前京津冀一体化的现状来看,这种提法有没有实现的可能性?

理想的状况是,张承地区应该成为生态示范区。但是,我认为,我们积极吸收报告当中的合理的成分,我们的观点是,就是把张承地区的经济发展和生态环境保护和农民的脱贫致富统筹兼顾,结合起来进行。很显然,从目前中国的国情和现行体制来看,由中央或者由北京建立一个足以解决问题的生态补偿机制的条件还是不成熟的。

中央应当继续加大对这些地区的扶持力度,如果让中央完全把它养起来,养成一个现代化的示范区,目前显然没有这个条件的。拿北京市来说,用多少水,给多少补偿,也是不太现实的。比较现实的办法是,吸收报告观点中比较现实的成分。

举例而言,具体来说,生态环境影响最大的是农业生产方式问题,破坏环境是从不合理的农业生产方式引起的,完善环境也是从农业生产方式的改变开始。过去是开荒、毁草、种粮,是不符合那个地方的自然特点的,我们把它恢复过来,是种草、养畜,把畜牧业作为一个结合点,重点来发展,畜牧业要种草,可防风固沙,涵养水源,草作为畜牧的一种饲草,畜牧发展一方面提供肉奶深加工,粪便用微生物还原可作为能源和作物肥料。

整个京津环境良性循环起来,还能解决农民的生计问题,这个基本思想已经写入“十一五规划”之中,也得到了张承地区同志们的认同。

目前包括国务院,北京市对解决环京津贫困圈非常重视,最近王岐山市长考察张承两地,正在与河北省共同商议,建立一个相互协作的发展机制,通过北京和河北的分工协作,促进这些地区的发展。

改革开放初期,环京津贫困带地区与京津二市的远郊县基本处于同等发展水平,但�3�1多年后的今天,二者之间形成了巨大的经济落差。�3�1�11年,环京津贫困带�3�5县的农民人均纯收入、人均GDP、县均地方财政收入仅分别为京津远郊区县的1/3、1/�5和1/1�1,如上图所示。

从反映区域经济发展水平和实力的两项指标:农民人均纯收入和人均地方财政收入看,环京津贫困带�3�5县与“三西”地区5个县相比,基本处于同一发展水平,如上图所示。

用农民人均纯收入比较东部沿海省市的贫困地区,可以明显看出,河北环京津�3�5县是东部沿海省市最贫困的地区,如上图所示。

在国际大都市北京和天津周围,环绕着379�9个贫困村、3�3个贫困县,�37�3.�7万贫困人口。�9月17日,亚洲开发银行公布的《河北省经济发展战略研究》报告首次提出:“环京津地区目前存在大规模的贫困带。”该报告认为,这会对京津冀地区的现代化和生态安全造成一系列负面影响。

为消除环京津贫困带问题,报告首次提出“建立京津冀北生态经济特殊示范区”的措施。国家发改委有关人士表示,京津冀规划已纳入“十一五”期间加紧推进的区域规划之列。

兴隆村是个“随风飘移”的村庄。“风沙一过来,整个村子就被掩埋了。基本上每过七八年,这个村就得搬一次家。”河北省科学院研究员宋树恩说。

兴隆村隶属河北省张家口市康保县,距离北京�35�7公里,地理位置正处西北部风沙进入北京的第一道风口上。从1�1年前关注冀北贫困问题开始,宋树恩不定期来该村考察。

“我见到一个�5口之家,房子是土泥房子,屋顶用柳条糊住。家具是一个水泥柜、一口锅、几个碗,另外还有几只羊。家中全部资产不值1�1�1�1元。”

每次从北京驱车行至兴隆村,强烈的贫富差距令宋树恩震撼。“那不是一个时代的差距,而是三十年、五十年的差距。每次去,都像回到了解放前。”

类似兴隆这样的贫困村,在河北省与京津接壤的�7个设区市中,有379�9个,贫困县则有3�3个,占该地区县(区)总数的�5�5%.�9月17日,亚洲开发银行公布的《河北省经济发展战略研究》报告提出:“环京津地区目前存在大规模的贫困带。”按照执笔人的说法,这是国内第一次提出“环京津贫困带”的概念。

“环京津贫困带的提法的确很猛”,国家发改委宏观经济研究院研究员汪文祥说,此前,京津冀地区能否协调发展一直广受关注,这一提法契合了国家“十一五”计划中关于区域规划发展的思路。

兴隆村是河北省最北部的村庄。村民有谚云,“兴隆不兴隆,风沙半腿深;白天起风点油灯,黑夜起风沙埋人。”

兴隆村所属的康保县是国家级扶贫重点县,“天干、地旱、水少、风大”,生态环境十分脆弱。�3�1�1�1年以前,全县沙化土地和潜在沙化土地面积达�519万亩,占全县总面积的�93%.恶劣的生态环境制约了当地经济的发展,全县年均财政收入不足�3�1�1�1万元。

《河北省经济发展战略研究》称,根据中国的贫困标准,河北省与京津接壤的�7个设区市中,3�3个贫困县的面积达�9.3万平方公里,占该地区总面积的�73.3%;其中,贫困人口达到�37�3.�7万。

“像河北省这样在距离首都不到1�1�1公里的区域内还存在着大面积贫困化地区的现象在世界上也是极为少见的。”“消除环京津贫困带促进京津冀区域协调发展”报告(以下简称“环京津贫困带”报告)专项课题组负责人之一、河北省发改委宏观经济所所长李岚告诉记者。

当年7、�9月份,河北省副省长郭庚茂在一次与亚行官员会面时,谈起冀北地区贫困问题。当时,郭庚茂认为,河北实施的“两环开放带动战略”(环京津、环渤海战略)效果不明显,与东部沿海地区经济发展差距较大,希望亚行专家帮忙诊断“病情”,协助河北搞一些战略研究。

“后来,亚行的人来张家口考察,一看,非常惊讶,离首都北京这么近的距离,居然还有这么穷的地方!他们投入�7�1万美元,成立课题组,从‘贫困’问题出发对河北经济进行整体调研。”李岚说。

据课题组另一负责人宋树恩回忆,�3�1�1�3年1�1月,河北省成立亚行项目办公室,由常务副省长郭庚茂挂帅领导项目进程,河北省财政厅副厅长陈金城任项目办主任。

�3�1�13年3月,亚行项目办公室经国内国外双项公开招标,选定加拿大科瑞澳公司、上海政府发展研究中心两家公司作为专家咨询团队,分别牵头组织国内、国外专家研究河北省经济战略发展课题。

�3�1�13年�7月,上海政府发展研究中心、上海市社科院会同河北省财政厅、河北省发改委、河北省社科院及河北省科学院等部门对《河北省经济发展战略研究》课题国内部分9大专题进行分工并正式投入调研。

专项调研的第一部分“环京津贫困带”课题落在李岚、宋树恩头上,两人凭借对河北贫困问题多年的关注,迅速组成一个5人课题组,展开深入调研。

“接到这个课题后,我的脑子里一下子蹦出‘环京津贫困带’这个概念”。�77岁的宋树恩曾在国家环保部门从事过3�1多年的环保经济工作,对冀北贫困区问题也有过1�1余年的跟踪研究。这个概念得到了整个亚行项目组人士的赞赏。

�3�1�1�5年年末,整个报告完成,亚行驻北京代表处副代表汤敏非常惊喜。“他跟我说,‘环京津贫困带’、‘生态经济特别示范区’是整个报告中的亮点!非常好!”李岚回忆。

�3�1�1�5年11月,汤敏以亚行的名义在北京召开专家论证会,对“生态经济特别示范区”议题进行可行性论证,得到了与会的国家及北京相关部门官员、学者的首肯。

“调研之初,为了突出重点,解决突出矛盾和问题,我们有代表性地选择了�3�5个县(区)作为研究对象。”李岚说。

�3�1�13年9月,课题组完成环京津�3�5县及其相邻和类似地区的实地考察和研究,进入撰写报告阶段。众多数据、资料综合在一起,课题组发现,“环京津贫困带”在贫困程度上与京津地区拉开很大差距,已成为我国东部沿海最严重的地区之一。

“环京津贫困带甚至与西部地区最贫困的‘三西地区’(定西、陇西、西海固)处于同一发展水平。有些指标甚至比‘三西’地区还要低!”李岚说。

“环京津贫困带”报告显示,改革开放初期,环京津地区与京津二市的远郊县基本处于同等发展水平,但�3�1多年后的今天,二者之间形成了巨大的经济落差。�3�1�11年,环京津贫困带�3�5县的农民人均纯收入、人均GDP、县均地方财政收入仅分别为京津远郊区县的1/3、1/�5和1/1�1.其次,从反映区域经济发展水平和实力的两项指标:农民人均纯收入和人均地方财政收入看,环京津贫困带�3�5县与“三西”地区5个县相比,基本处于同一发展水平。

另外,从反映区域经济发展水平的重要指标———贫困人口发生率看,�3�1�11年,我国东部沿海的北京、天津、山东、江苏、上海、浙江、福建、广东等省市的贫困人口发生率均小于1%,辽宁省也只有�3%,河北省则接近5%,而河北省的贫困人口中超过一半分布在环京津地区,三分之一分布在环京津�3�5县。

“目前,环京津贫困带不仅威胁京津冀地区的生态安全,更重要的是,对北京作为国际大都市的形象造成损害。”宋树恩说。

宋认为,北京正在全力筹办�3�1�1�9年奥运会,并提出科技奥运、绿色奥运和文化奥运的办奥运宗旨。但北京本身存在空间上的局限性,无法实现绿色奥运和人文奥运的办奥运目标,它必须依赖于周边生态环境的改善,而环京津贫困带的持续贫困,直接影响首都办奥运目标的实现。

更值得注意的是,首都周边地区大量贫困人口的存在,将使部分低素质劳动力涌入城市,形成城市贫困阶层和贫困住区,不仅直接影响国际城市形象,也对社会安全造成不稳定因素。

“现在来看,消除贫困、加速生态经济发展有很多机遇。但由于主客观原因,大规模贫困带的存在,仍使该地区走出经济低谷的任务面临很多挑战。”李岚说。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