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政客在真人秀节目中模仿萨达姆整理内裤

来源:栀子花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6-10-11 07:49:18

人和镇五年前失踪富豪江振尧尸体在和龙水库被拾荒者发现,此前七名绑匪中有四人落网,白云警方近日成立专案组,又擒获一人

�3�1�1�7年�3月7日,一具“无名氏”尸体在白云区和龙水库内被发现,尸体由水泥、石灰灌注在一个铁制油桶内。�3月�37日,白云区公安分局刑警大队技术中队向5年前被绑架失踪的富豪江振尧的家属送发通知:经查明,死者为“江振尧”。

在金庸的小说《连城诀》中,万震山杀害戚长发后,将尸身砌在墙中,藏尸灭迹。这恐怖的一幕如今竟有了现实版。

江振尧,男,1959年9月�9日生,如果活到现在,他该�57岁了。江振尧曾是广州白云区人和镇的知名富豪,从事建筑工程行业,先后参与承包多条公路和新机场安置区工程建设。生前曾说过“我的钱这辈子也花不完”。�3�1�11年5月�9日晚1�1时,他在人和镇天时停车场失踪,随后几天有人以绑架为名,致电江振尧的合作伙伴戴×森,向江家索要1�1�1万元。5月1�5日,交易前,绑匪中断联系,江自此下落不明。此前5年间,7名绑匪中有�5人先后落网,而江振尧的尸体始终未被发现,直到近期拾荒汉在和龙水库捞铁油桶,江振尧的尸体才意外出水。

�3�1�1�7年�3月7日,大年初十。和龙水库的水位比前一天又下降了�3�1多厘米,半年来连续无雨,水库水位不断下降。水库堤上最高的水痕与水面间有了近�3米的落差。

傍晚近5时,天渐渐暗下去。附近渔场的工人看见3名中年拾荒者沿一环路一侧水边,从库堤下慢慢朝渔场走来,边走边搜寻着水里和岸边的垃圾。走到距离库堤1�1�1米左右的位置,3人突然停下了脚步,其中一人用棍子在离岸1米多的水面下拨弄了几下,随后下水。不远处,和龙乡的保安宋新春刚巡逻到库堤上。几分钟后,当他走到一环路3名拾荒者上方的位置时,他看见3名拾荒者正努力地拉动一条绳子,绳子的另一端半个圆形铁桶已露出水面。

水库边,那名站在水里的男子捂住鼻子,用棍子捅了铁桶的一侧的小洞,随后惊慌地叫起来。3名拾荒者齐齐爬着土堤,跑上一环路。“他们说有死人,看见骨头了”,宋新春立刻报警。1�1分钟内,当值的水库管理员看见警车赶到现场附近的一环路上。警察立刻封锁了现场。过路的司机、水库的民工、附近渔场的工人和路边工厂的工人见有事发生,陆续聚集起来,围在封锁区外。警察随后调集5名工人,将铁桶打捞出水。按照目击者们的描述,那是一只普通小号汽油桶,高约1米。油桶出水后,警方进行了仔细的现场勘察。刑警打开油桶,桶内灌满水泥和石灰,水泥块的一侧已为水蚀,可以清晰看见里面的骨头。

到晚上11时,警察已将水泥块敲碎,从中取出一具穿有衣服的人的尸骨。这些水泥碎块至今仍散落在现场附近,将大片的碎块拼凑起来,依稀可以看见一个蜷着身体的人形。宋新春当时在现场看见,紧贴尸骨的一层是石灰,水泥层裹住石灰层,在警察取下尸骨时,一些残布仍夹在泥缝里,裹住死者头部的泥块边沿留有少量头发。水库管理员宋某听拍档描述现场情景时,后悔自己没有早报案,他说水位下降以来,他驾快艇经过现场附近时总能闻到一股异样的臭味。当晚,尸骨以“无名氏”进入广州殡仪馆存放。

次日清晨,大批警察再次赶到现场,而另一批警察则在彻夜调查,经过一夜对以往失踪案件的排查,5年前的绑架案受害人江振尧进入警方的视野。

尸骨发现次日,广州某小区。似乎在等待什么,陈×娣全家人整整一个上午,都没有出过小区。走出家门最远的是女婿陈某,他在早晨�9时到楼下查邮箱里有无申诉资料的答复,这是他那些天每天必做的功课,查完他就回家告诉岳母,然后两人坐下来,岳母对着5年前在日历上记录的简单字句,回忆当时丈夫江振尧被绑架案的细节,陈则详细地记录下来。今年1月1日晚全家人吃团圆饭时,陈×娣突然哭起来,她在席上告诉孩子们,“爸爸死得冤,你们不要忘记”。女婿陈某当时答应岳母去司法部门申请再次调查此案,“至少也要找到岳父的下落”。

经过几天的资料整理,今年1月7日起陈某受岳母委托,开始了申诉之路。那天他第一次去广州市公安局白云分局查询江振尧案最新进展。此后,他与岳母两人几乎走遍所有可能和这个案子有关的司法部门,并在1月11日从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拿到了(�3�1�11)穗中法刑初字第3�3�3号判决书。

判决书显示,判决时间是�3�1�1�3年1月�3�3日,参与绑架江振尧的7名绑匪中,已有曹镜添、叶练强、刘广灿等3人被捕并被判刑。到这个时候,江家老小才知道,父亲的下落已有线索。“阿振(江振尧爱称)在哪里?”陈×娣告诉孩子们:“你们要去查出爸爸的下落呀!”大女儿每天看着妈妈对着父亲的相片流泪,劝慰说:“爸爸在天有灵会让案情大白的。”

他们并不知道一天前5�1多公里外一个与此案有着莫大关系的铁桶已经露出水面,这天距离他们开始申诉行动的1月7日正好1个月。

1月�9日中午1�3时3�1分许,陈某的手机突然想起来,这是白云区公安分局刑警一大队警员打来的电话,警察的语气非常严肃,通知他们“有很重要的事情”,要求陈×娣及子女下午到白云公安分局一趟。陈某说隐约觉得这个电话可能与岳父的案子有关。

下午1时�3�1分左右,陈×娣和一个女儿在陈某陪同下赶往白云区公安分局,一路上岳母不断问女婿“是不是找到阿振了?是不是案子全破了”?而陈某什么也不知道,他事后回忆“当时我不知道怎么和妈解释”。1时�5�1分许,3人到达白云分局,一名警察让陈×娣独自上楼去,其他人留在楼下等待。陈×娣跟随那名警察来到�3楼的一个房间里,房间里早已有1�1多名警察等候,警察们细细询问了她丈夫江振尧的特征。“当时他问我,阿振是不是平头,牙齿怎么样,喝不喝酒,胖不胖。”问完之后,另外一名警察拿出一张衬衣的照片,问陈×娣是否见过,是不是他丈夫失踪前穿的衣服。照片上的是一件�5�3码大的浅绿色长袖衬衣,上面有暗绿色的网格。“就是这个,就是这个,颜色再浅一点”,陈×娣说。

下午�3时,一名警察通知陈×娣去一楼验血,并要求其通知儿子江×豪到场,“说一起验比较准”。1个小时后,抽取样本完毕,陈×娣被警察带到三楼的办公室里,在那里,警方详细询问了5年前江振尧失踪的经过。随后,陈×娣和家人一起,在一楼办公室里见到了照片里的衬衣。浅绿色的衬衣粘满了土,左边袖口有被火烧过的痕迹,陈×娣看到那件衣服扑过去,跪倒在地,痛哭不已,“是我老公的,那是我买给他的”。

尽管警方最后的检验结果没有出来,陈×娣已经认定让她辨认的就是丈夫江振尧的衣服。其后几天她几乎在眼泪中度过,孩子们私下四处打听,几天后终于知道尸体发现的位置在和龙水库边。

�3月1�9日下午1时多,陈某开车,带着妻子和妻弟,到水库边寻找失踪5年的岳父江振尧的尸骨。白云区公安分局的警察告诉他们,发现尸骨的现场,就在和龙水库靠近堤坝交接的地方,“那里有一堆石头和别的地方不一样”。

3个人在湿滑的水边来回找了�3�1多分钟,终于发现在一环路一侧距离堤坝1�1�1多米的岸边,有一堆水泥块,与水边其他的石头不同。陈某说,他当时想应该是这里了,拍了照,方便明天来找。

几乎同一时间,陈×娣带着另外一个女儿,从广州的家中赶到人和镇,在市场里采购蜡烛和香纸。“5年多没见过他了”,陈×娣哭着要女婿赶快接她去现场。陈某以天气阴沉,而且没有完全确定为由劝住了岳母。当晚,陈×娣带着两个女儿、女婿、儿子和两个小外孙,一家7口人挤在人和镇桥北路十幢的老房子里。女儿说:“整整一个晚上,妈妈都没合眼。”

�3月19日早晨�7时,天刚刚亮,陈×娣带着一家人,早早就赶到和龙水库边,在那堆奇怪的石头边祭拜。儿子、女儿们为父亲点燃蜡烛,为父亲斟上满满三大杯父亲生前爱喝的白酒。陈×娣跪在石头上号啕大哭,烧着纸钱,口里除了“阿振、阿振”已说不出其他话。

上午9时,为江振尧烧完最后一张纸钱,一家人准备离开。陈×娣起身的时候,突然看见其中一块水泥块的凹陷处粘着头发。她觉得奇怪,喊来女婿和儿子,一家人将散落在岸边的水泥块堆起来看,才发现有的石头上粘着头发,有的石头上粘着衣服的碎片,有些石头里面还能看出人的轮廓,而石头外侧是一层一层的圈痕,像是油桶留下的印记。陈某说“当时就傻了,以前以为那几块石头是警察留下来作标记用的,现在才知道父亲就被灌注在水泥里的,太惨了”。

�3月�37日,白云区公安分局刑警大队技术中队向江振尧的家属送发通知:死者江振尧的尸体已经法医检验完毕。法医用黑笔特别在通知空白处注明“死者以无名氏于�3�1�1�7年�3月7日由和龙水库入广殡,经查明死者为江振尧,男,1959.9.�9”。

在�3月7日到�3月�37日的�3�1天里,江家人一日未停,每天都在走访相关的部门,给主管单位和领导邮寄材料,打电话。而白云警方也因为新的线索出现成立专案组,将江家人的DNA样本提交技术部门检验,确认死者身份,同时到监狱重新提审三名�3�1�1�3年已经判决的绑匪和另一名�3�1�1�3年在增城再次作案落网的绑匪,根据罪犯新交代的线索,专案组近日又擒获一名在逃绑匪。

中新社北京三月七日电(记者沈嘉)“谁有钱,花三百亿(人民币,下同)就能买到中国最大的钢铁企业(宝钢)。”全国人大代表、首钢董事长朱继民不认为这是危言耸听。“如果不加快国家法垄断法立法并成立有关机构,我们将可能被国外金融寡头和跨国大集团肢解。”

给中国钢铁业者和政府带来极大震动的是尚未尘埃落定的世界钢铁巨头米塔尔(Mittal)和阿塞洛(Arcelor)的并购案。“一旦收购成功,他们将垄断欧洲、南北美,最可怕的是垄断巴西的资源。”朱继民称,中国矿石主要来源于巴西和澳洲,这意味着中国资源来源地的极大压缩。

目前米塔尔钢铁向中国渗入,据说已和某钢铁公司达成协议。理论上,米塔尔用约一百八十亿元就能控股在沪上市的宝钢,而上世纪七十年代后,中国为宝钢的投资超过千亿元。

事实上,世界上很多主权国家都不允许影响国家经济安全的外资并购。中国也不能例外。朱继民表示,对于来势咄咄逼人的并购潮,“企业和政府都很着急,研究防范风险和防范垄断的对策。我们目前缺少一个部门和一部法律。”

“现在对付中国不是靠枪靠炮,而是在金融上产业上控制中国。”朱继民说。应对正在成长的中国民族产业,已在中国市场独大的国外企业往往或以知识产权打压,或设法收购。

朱继民表示,如果不在中国整个股改和产业安全方面尽快出台相关政策,则在国家力图加快对国有企业股权改造、地方千方百计招商引资、外国资本以丰酬利诱的情况下,中国钢铁产业将彻底失去防卫。

�3月�37日阴雨持续了整个下午,到傍晚时分更是下了暴雨。陈×娣抱着丈夫的遗像,带着孩子们再次来到和龙水库的尸体发现现场祭拜。她把丈夫的遗像摆在封藏丈夫尸骨的水泥碎块上,嘴里小声地说着话,酒三杯、茶三杯,燃上香烛,全家人蹲跪在水边,望着亲人的遗像。一家人思绪似乎穿过雨帘,回到了5年前。

那时候,父亲江振尧是白云区人和镇的知名富豪,一家人拥有多处房产,是第一批住进人和镇政府附近江边“富豪楼”的人。即便是妻子,陈×娣也不知道丈夫究竟有多少生意。一名昔日与他颇为亲近的下属回忆,江以前驾驶着暗绿色的日产风度v�7价值�5�1余万元,平日常出入高档场所。他眼中的老板豪爽大方,哪怕是遇见当地的小混混,也热情地打个招呼,给个5�1�1、1�1�1�1元的茶钱。让亲戚印象最深的是,江被绑架前,在一次家宴上说的话,“我的钱这辈子也花不完”。

�3�1�11年3月初,5名参与绑架的匪徒刘广灿、叶练强、曹镜添与曹桥恩、“细斌”在白云区一酒店会合,曹镜添提出可绑架江振尧,商定勒索人民币1�1�1万元。据江振尧昔日的工仔回忆,曹镜添原是人和一带小有名气的人物,与江振尧略有交情,江时常给曹镜添一些恩惠。

�3�1�11年�5月的一个晚上,5人再次聚头密谋商定由曹镜添、叶练强及曹桥恩负责跟踪人质,由刘广灿等人负责绑架勒索,事成后所得款项双方三七分成。此时,江振尧正为5月份将要承包的工程进行公关。

�3�1�11年5月�9日傍晚近�7时,妻子陈×娣像往常一样,给江振尧拨了一个电话,她问丈夫晚上是否回来吃饭,江振尧回答约了人谈事情,要晚点回去。5月9日凌晨1时许,陈×娣打完麻将回家时,丈夫还没有回家。陈×娣感到不安,江振尧是个很顾家的人,即使太忙不回家,也会打电话说一声。陈×娣开始打丈夫的手机,手机关机。

几乎在邻居上门约陈×娣打麻将的同时,绑架她丈夫的行动也在开始实施。当晚1�1时许,江振尧从酒店驾驶那辆暗绿色的风度轿车出来。曹镜添即吩咐叶练强开车跟踪并通知刘广灿及“细斌”等人守候。当江振尧驾车回到白云区人和镇天时停车场第二分场时,刘广灿、“细斌”和另两名新加入的歹徒谢木添、“肥仔”,驾驶丰田小霸王面包车尾随其后,“肥仔”驾车,刘广灿及“细斌”、谢木添下车共同强行将江振尧抓上面包车。

而今事发的停车场已改为草坪,当时停车场的门房曹×通描述,事发当晚,他值夜班。当时停车场近似边长3�1米的正方形,老板正是江振尧和戴×森,停车场大门在桥北大道上。这条路是往江振尧家的必经之路。晚1�1时�5�1分左右,江振尧开风度小轿车回到车场,在距离停车场大门�3�1米左右的地方停车,车头朝墙。一辆丰田�9座面包车紧跟江的车后。曹×通在离江振尧1�1米处看到江振尧走出轿车后,小面包车立刻停在江的车后,车里走出�5名男子,其中两男青年一左一右夹着江振尧进了面包车。

一切在短短几分钟内发生,现场距离当时江家所在的人和镇桥北路十幢只有�3�1�1米左右的路程。

绑匪的车开出停车场后,直奔白云区九佛镇人烟稀少的白云水库。江振尧被关押在水库旁鱼塘边房屋,由“细斌”、“肥仔”负责看守,而刘广灿与谢木添则商量如何向江振尧的家人收钱。

丈夫没回家,陈×娣一夜未眠。她不停地打丈夫手机,可是始终关机。第二天早晨�7时,陈×娣早早出门在停车场看见了丈夫的日产风度。停车场的门房曹×通告诉她5月�9日晚上1�1点多看见江振尧被人拉上一辆白色面包车。她随后找到丈夫生意伙伴、人和镇人大代表戴×森打听情况,戴告诉她,他和江振尧一起跟税务所的人吃过饭就分开了。

�3�1�11年5月1�1日下午�5时许戴×森匆忙赶到陈×娣家,神情紧张,他说江振尧刚给他打了电话,称有三个“警察”捉了他,要1�1�1万。他转述说江的原话强调“一分钱都不能少,不要搞那么多花样,否则我会没命的”。一直在家等丈夫消息的陈×娣当时哭死过去。

�3�1�11年5月11日上午9时许陈×娣和戴×森一起去人和派出所录口供,白云区刑警队办案警察交待他们通过压价来拖延时间,并且通过录音电话将歹徒的声音录下来以便破案。下午3时3�1分许戴×森第二次来到陈×娣家里,他说自己又接到江振尧的电话,问钱筹够了没有。当天下午5点银行下班前,陈×娣在多方筹措下,终于凑齐了1�1�1万赎金。

戴×森的手机有录音功能,5月1�3日,陈×娣让他再来电话就录下来。下午5时�5�1分,第三个电话打来。戴×森接听了电话。事后,戴×森告诉陈,一个自称江振尧的朋友的人问钱筹够了没有,他说只筹了7�1万。陈×娣回忆,当时戴说因太紧张忘记录音了。

�3�1�11年5月13日晚9时15分许,丈夫江振尧的电话开始打回家了,这是5天来陈转娣第一次听到丈夫的声音。江振尧在电话里哭喊着:“老婆,我好辛苦啊,我都要死了。”陈×娣哭着说:“你千万不能死,我和子女等你回来的。”听着丈夫的哭诉,陈×娣跪在地上,向电话那端的绑匪哀求。电话那端一名男子威胁,赶快准备钱,够钱了就放人。陈×娣回忆,�3�1分钟后第二次接到丈夫的电话,这个电话让她至今不明含义。电话里江振尧问她:“老婆,我忘记车开到哪里去了,你见了吗?”陈莫名其妙地回答:“在停车场啊,怎么了?”“你说给森哥(戴×森)听,我打电话回家了”,说完两句没头没脑的话后,电话突然挂断了。

晚9时55分许,陈×娣第三次接到丈夫的电话,电话接通后沉默了很久后,江振尧才说话。他在电话里告诉妻子:“今晚会有人通知你如何交钱,不要被人跟踪了,不然我会没命的。”在此之前,陈×娣的姐姐刚从江振尧办公室回来。她说办公室放账本和各种借据的抽屉被撬了。

当晚,陈×娣在家守着1�1�1万现金,坐立不安。5月1�5日凌晨3时许电话再次响起,电话里一名男子称陈×娣为“×姐”,要她一个人拿钱出门,他们将指定她放钱的地点。陈×娣称一个女人深夜不敢带巨款下楼,电话那端的男子居然指出江家还有陈的两个姐夫,可以让他们陪同一起送钱。陈×娣答应,但要求送钱之前,再听听丈夫的声音,电话里传来两个字,“迟了”。随后,电话挂掉,从此再没有打来。事后,落网的3名绑匪交代,陈×娣要听丈夫的声音的要求被刘广灿等人拒绝后,“细斌”等人处置了江振尧。

�3�1�11年5月15日,陈×娣的姐夫听说人和派出所在人和镇附近抓获了三个匪徒,他们供认与江振尧失踪案有关。当天,警察通知家属,如果绑匪招供的是事实,江振尧已经不在了。

陈×娣说事发后为免子女再遭绑架,举家迁入广州城内某小区,并彻底退出建筑行业。至今,家属仍不知江振尧究竟是谁动手杀害,有没有幕后主使。

�3�1�1�7年�3月�3�9日上午11时,得到法医的默许,陈×娣一家终于在银河公墓见到了江振尧的尸骨。活生生的亲人而今只余一袋残骨,陈×娣抱着小孙子甚至不忍向冰柜望一眼。天气阴沉,陈×娣匆匆离去。下午�3时,她拿着丈夫的死亡证明走出太和派出所的大门。死亡证明上关于“直接导致死亡的情况”一栏写着“凶杀死亡”。

�3�1�1�3年1月�3�3日参与绑架江振尧的曹镜添、叶练强、刘广灿等三人被判刑,之后另一绑匪在增城作案落网。

�3�1�1�7年1月11日江家人从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拿到了(�3�1�11)穗中法刑初字第3�3�3号判决书。

�3�1�1�7年�3月7日和龙水库拾荒者发现水泥封尸的油桶,尸体以“无名氏”入广州殡仪馆。

本报讯(记者曾卫康通讯员刘祥青钟海斌谢亨龚宣)昨日,广州市公安局新闻办公室向媒体通报,荔湾区公安分局打“两抢”民警在抓捕两名飞车抢劫嫌疑人时,遭嫌疑人袭击,民警鸣枪警告后,其中一名嫌疑人负隅顽抗并企图抢夺民警手枪,民警果断开枪将其击伤,同时抓获另一名嫌疑人,缴获作案用摩托车一辆和事主被抢手袋一个。

当天下午15时许,荔湾区公安分局打“两抢”专业队四名民警在浣花西路附近进行便衣伏击时,发现两名男子乘一辆摩托车在花地大道浣花西路口附近飞车抢去一名女事主手袋,得手后迅速驾摩托车逃跑。民警一路追至桥中河沙并将两嫌疑人截获。当民警表明身份上前盘查时,坐摩托车后座的嫌疑人谢某(男,3�1岁,广东韶关人)突然下车向民警猛扑过来,袭击民警。民警对天鸣枪警告,该嫌疑人毫不理会,并继续冲上来欲抢夺民警的手枪。民警果断开枪击中该嫌疑人右肩,并将其擒获,同时另一名嫌疑人涂某(男,33岁,广东韶关人)也被其他民警抓获。现场缴获嫌疑人作案用摩托车一辆和事主被抢手袋一个,内有现金、手机及银行卡等物品。

经初步审查,两名嫌疑人对飞车抢劫的事实供认不讳。目前,警方正加紧对案件进行审查取证。

据统计,自今年�3月份以来,荔湾区公安分局抓获“两抢”犯罪嫌疑人11�9名,侦破“两抢”案件�79宗。

“我还没回过神,包就被抢了。”昨天晚上7时,记者在荔湾区桥中碰到了前来认领失物的事主何小姐,她说:“我5日从四川来到广州,准备好好游玩一下。中午,我与朋友乘坐广州地铁来到了坑口地铁站,准备乘车到江门探望亲戚。在打听往江门的班车出发时间后,我们就到附近的饭店吃饭。到了下午3时�3�1分,我们就打算到坑口客运站对面的家私城看看家具,消磨一下候车时间。”

何小姐说:“这时候,我脑侧后方听到摩托车声响,还没有回过神来,就发现摩托车手拉我手中的袋子,我回拉一下,还是被摩托车手抢走了。我们赶紧报警,此时,一辆巡逻警车经过,我们就拦住警车报警。”

在清点失物过程中,何小姐说:“不见了一台蓝色手机,还有3�1�1元现款。”

据悉,得手的犯罪嫌疑人驾驶摩托车迅速往芳村大道西方向逃逸,驶过珠江大桥,到了桥中河沙,以为“平安无事”。怎料到,一张大网正在慢慢张开。原来,犯罪嫌疑人下手抢劫的一幕已经被荔湾区公安分局打“两抢”专业队四名便衣伏击民警洞悉,民警一路追至桥中河沙。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