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朗称俄罗斯浓缩铀建议无法满足要求

来源:栀子花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6-12-30 19:53:44

截至昨晚记者发稿时,记者还多次拨打陈为朝的手机,但始终处于接通但无人接听的状态。本报记者方传柳郑建彬林丹

河北法院以受贿罪判处原河北省交通厅副厅长张全有期徒刑1�5年,这起发生在河北官场的腐败“窝案”随之尘埃落定

一进腊月,张全手下的几个处长都“进”去了,先是原省交通厅道路开发中心沧黄筹建处处长王运芳、副处长刘聚仓。随后是和他关系非常密切的原交通厅国际金融组织贷款项目办公室(简称“项目办”)主任宋敬信。

更重要的是,张全在北京工作的儿子张翼鹏也因涉及受贿案件,而被办案人员带走,连他这个当副厅长的爸爸都不知道儿子被关在哪儿。

�3�1�15年�3月5日,正是腊月二十七,再有两天就过年了。就在这天,张全被纪委的人带到石家庄市一家招待所内,办案人员向他出示了“双规”手续。

�3�1�15年�3月�7日,张全因涉嫌受贿罪被河北衡水市检察院刑事拘留,1�3天后又被批准逮捕。

在张全的同事看来,他为人一向谨慎,不是那种“要钱不要命”的人。张全出事,交通厅内的一些人至今仍然感到意外。

张全是唐山迁安人,毕业于河北省交通管理学校,在交通厅属于业务型干部,199�1年任省交通厅高速管理局副局长、局长,199�9年升为交通厅副厅长。

张全的问题出在“衡小线”工程上。“衡小线”是石黄高速路衡水支线项目。原省交通厅道路开发中心沧黄筹建处处长王运芳曾是这个项目的负责人。因在建桥梁过程中出现的一起责任事故,王运芳被公安部门刑事拘留。

在被拘留期间,王运芳供述了他在任石黄高速公路管理处副处长,主管“衡小线”项目时受贿11万元的事实。其中一笔�7万元的受贿款,让办案人员嗅到了更大的腐败案线索。这�7万元是一个姓陈的沥青供应商送给他的,一是为了感谢王运芳帮助他促成工程承包,另外也是为了催要工程款。

陈某多年在河北省道路工程行当内混迹,号称是河北交通“活地图”,在河北交通这个圈子里,人脉丰厚。虽然他在石家庄有自己的公司,但在给“衡小线”做沥青供应商时,却是打着石家庄某公路材料有限公司的名义。经过调查证实,这个公司有几个股东,其中就有时任省交通厅主管工程副厅长张全的家人。

调查人员发现,“衡小线”使用的这种沥青是全省公路首次使用,因为独家经营,每吨购入价高出一般沥青�3�1�1�1多元,接近1倍。办案人员怀疑这里面有问题。

办案人员随即对陈某展开调查和审讯,有关河北公路工程的大小猫腻自此几乎全部暴露出来。经过河北省领导批准,�3�1�1�5年1�3月9日,河北省纪检委查处有关交通厅腐败案的“1�3·9”专案组正式成立。张全为首的交通厅腐败“窝案”开始浮出水面。

专案组对宋敬信的调查,使案情有了突破性的进展。宋是交通厅“项目办”主任,和张全关系非常密切,他所处的位置在交通厅内非常重要,每年经他手批出的项目资金都在亿计以上。

�3�1�15年春节前,当办案人员准备对宋敬信采取强制措施时,他刚从北京办事回来。

为了不给他单位的人造成太大影响,办案人员在向宋敬信亮明身份后,让他带上包,装成要出差的样子,领他上了一辆桑塔纳车。

上车后,在调查人员对其人身的搜查中,5个没打开的信封就被搜了出来,每个信封上都写着宋敬信的名字,里面装着一张卡。事后查明,5张卡都是别人送的,最少的金额都在一万以上,因为快过年了,送的人比较多,宋都来不及打开。而其中一张,就是他被抓前5分钟别人刚在他办公室给他的。同时在宋敬信身上搜出了其自己的一张银行卡,内存�5�1多万人民币。

�3�1�15年1月�3�7日,宋敬信被刑事拘留,�3月3日被检察院批准逮捕。根据宋敬信的交代,早已进入专案组视线的张全儿子张翼鹏,也随即被专案组控制。

199�9年,在张全任交通厅副厅长后,宋敬信接任了高速公路管理局局长兼交通厅“项目办”主任。以往关系密切的俩人,在这之后联系就变得更为紧密。

�3�1�13年,“项目办”主持的“青银高速”河北段项目开工,北京一家大公司的河北分公司经理陈某找到宋敬信,希望宋能帮助他们承揽工程,为此,陈某先后送给宋敬信5�1万元。

张全是主管高速工程的副厅长,陈某自然也想到给张全送点好处。�3�1�13年春节前,他们给张全打电话以“过年”为由,想去家里拜访。而张全则选择了避而不见。

“那就让他儿子来拿。”听说此事后,宋敬信向陈某建议。随后,宋将张翼鹏约到了河北宾馆。

那天下午,在河北宾馆门前,当着陈某及陈某的副手王某的面,宋敬信将一个白色的手提袋交给了张翼鹏。张翼鹏把袋子拿回去给了张全,张全打开一看,里面是两大捆百元钞票,每捆1�1万,共�3�1万。一会儿妻子张兰英下班回来,张全把手提袋交给了她,张兰英随手就放到卧室的柜子里。

就这�3�1万,让张全在办案人员面前彻底缴了械,张全不得不交代受贿这�3�1万及另外多起受贿事实。在他任交通厅副厅长期间,逢年过节或开会时,下面的人数千数万地给他送钱,是经常的事。而他的习惯是,把所有的钱都交给他妻子张兰英保管。

张全的妻子张兰英在河北省交通规划设计院工作,她是“1�3·9”专案组遇到最难对付的一个。

专案组对张兰英采取强制措施的时候,已是�3�1�1�5年春节以后了。这之前,她的儿子、丈夫已被关押多日。专案组推测,她家的赃款赃物、受贿的证据该销毁的已经销毁,能转移的也已经都转移了。

面对审问,张兰英表现很强硬,实质问题都矢口否认,只是在办案人员掌握的一些受贿事实上,面对确凿证据,她才不得不配合一下。相应的,办案人员在她家搜了几次,没有发现任何赃款或赃物。专案组认为,他们的突破口,就是必须撬开张兰英的嘴。

趁着张兰英全部精力都在存折上。办案人员突然问了一句,“那你家的首饰呢?”面对突然提问,张兰英傻了。

原来,她把金镯子类的东西都掰折了或抻直了,用牛皮纸包成两个卷儿,再用不干胶裹好,装修家里房子时,封到了墙裙里。共有�3�1多个戒指、�3�1多条金项链,还有两个用首饰化成的金疙瘩和几张存折。

另外,张兰英转移赃款还有自己的高招。她都是借别人的身份证办理存款。许多户主都不知道自己在银行里存着这么一笔受贿款。

�3�1�1�7年1月,河北景县法院认定张全受贿17�9.�9万元人民币、1�1�1�1美金,一审判处其有期徒刑1�5年,剥夺政治权利3年;认定张兰英受贿1�15万元人民币、美金1万元,判处其有期徒刑1�3,年剥夺政治权利�3年,并追缴其赃款13万余元,冻结其存款�3�1�77�1�1元。

-今年�3月�37日上午9点多钟,屯昌中坤农场5队一位叫王晓燕的女子突发精神病,把仅1�1个月大的亲生儿子双掌砍断。

-家里人没有由此警觉,仍让这位患有间歇性精神病的母亲继续照顾受害孩子。

-结果事隔19天后悲剧再度发生:3月1�9日下午�5点,这位女子将已失去双手的儿子放到鱼塘里溺死后,挖坑埋掉。

本报�3月�3�9日以《1�1个月婴儿手掌不见了!》为题的文章报道:�37日上午9点多钟,屯昌县中坤农场5队一名33岁、叫王晓燕的女子突发精神病,趁家人不在的时候,在自己的房里把1�1个月大的亲生儿子双掌砍断,扔进了附近的鱼塘里。

婴儿的生命虽抢救回来了,然而他的双掌已找不回,医生无法帮他接回。婴儿成了失去双掌的残疾人。

记者当时在屯昌县人民医院采访时,见到了非常奇怪的一幕:这位母亲还在病房照料受伤害的婴儿。

据医生介绍,婴儿被砍断双掌后,王晓燕也跟着来到医院。她到医院不久就清醒了,强烈要求照看自己的儿子,不准别人把婴儿从她手中抢走。医生考虑到婴儿需要母亲喂奶,同意了她的要求,并安排人对她进行监控。

当天,王晓燕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她在砍婴儿双掌时并不清醒,现在清醒了,她很后悔。

1�9日下午5点多钟,悲剧再度发生。记者当晚赶到中坤农场5队时,民警正把凶手王晓燕带上警车。婴儿尸体已从鱼塘边的泥坑中挖出来。

中坤农场派出所刘道平所长介绍,3月1�9日下午�5点3�1分,王晓燕对丈夫陈有广说,木薯地里长了很多杂草,让他去把地里这些草除掉。

等丈夫出去后,王晓燕开始了杀死儿子的行动。下午5点多钟,有群众远远看到,王晓燕把婴儿抱到离她家不远的一口鱼塘里淹。婴儿叫了几声后就没声音了。

这位群众马上去叫她丈夫陈有广,然而等人们赶到现场时,发现王晓燕已在鱼塘边挖了一个坑,把孩子给埋了。人们马上把婴儿从泥坑里取出来。但孩子早已气绝身亡。

据中坤农场派出所刘道平所长介绍,第一起悲剧发生后,3月5日,公安部门曾组织精神病学专家小组,对王晓燕进行精神病的医学和法律鉴定,确定王晓燕在砍断自己亲生儿子双手时,患有间歇性精神病。

据医务人士介绍,患有间歇性精神病的人,病情没有发作时就像正常人一样。一旦发作,他们的情绪就会失控。王晓燕患病的情况十分严重,她在发病时会做出非常狂妄的事情来。

根据相关法律规定,对于王晓燕在患病期间残害自己儿子的行为,公安部门没有追究法律责任。

砍断儿子双手掌的王晓燕在事发后没有被送到精神病医院治疗,而是继续在家里照看受伤的孩子。

记者问:“既然在医学和法律上都鉴定王晓燕得了间歇性精神病,为什么让她继续照料孩子呢?没有考虑到会有再次发生悲剧的可能吗?”

刘所长回答:“因为婴儿还小,需要母乳喂养,而且事发后王晓燕情绪恢复正常,医生都让她在医院照料受伤的孩子。因此,孩子出院后,大家还让她继续照料婴儿。我们曾要求她丈夫对王晓燕的行为进行监控,防止悲剧再度发生。”

据中坤农场5队的群众介绍,让王晓燕继续照料婴儿的另一个原因是,这个家庭经济困难,没有钱送王晓燕到医院治疗,也没有钱请人在家照料。

中坤农场派出所刘道平所长介绍,1�9日晚1�1点多钟,民警把王晓燕送到了中坤农场医院安宁科进行治疗。该派出所已将此案报请屯昌县公安局及县人民检察院,并请屯昌县公安局刑警对此做进一步调查,以确定此事的性质。

民警1�9日晚看到王晓燕时,王晓燕并没有明显的癫狂举动,但她对民警的询问一律不回答,对她丈夫的询问也不理睬。

记者昨天在中坤农场医院了解到,王晓燕目前被单独关在安宁科的一间房子里,她不仅不肯与医生交谈,也拒绝吃饭拒绝吃药,不配合医生的治疗,情绪很不稳定。

据附近居民介绍,连续两次悲剧发生,让人们对精神病有了新的认识:精神病人并不都是人们想像的那样,乱喊乱叫,有很明显的错乱行为。王晓燕在发病时,如果不细心观察,还很难发现她有非常周密的思维。

在第一次悲剧发生时,人们没有发现王晓燕有明显的精神病征兆,她当天与家人及周围邻居谈话时表现很正常。她骗丈夫送大孩子去上学,并支开家里其他人后,关上门把婴儿的双手砍断。随后,她躲过周围邻居的视线,把婴儿血淋淋的双手扔到鱼塘里。

第二次惨剧发生前,人们还看到王晓燕抱着这个孩子走来走去,看上去她没有一点发病的征兆。监控她的丈夫竟然被她骗去除草,让她有机会实施杀子计划。

记者昨天采访省安宁医院一位精神病专家时了解到,精神病表现有多种情况,并不是每个精神病人都大喊大叫。一些精神病表面显得比较平静,他们有很强的行动思维,即使精神正常的人也容易被他们欺骗。

但是,如果人们细心地观察的话,还是会发现他们的精神病征兆的。如王晓燕平时生活孤僻,不与周围的人打交道,把自己封闭在房间里,拉屎拉尿都在自己房里,孩子过多(她有3个孩子),经济压力过大……一个人长期是这样生活的话,精神上就很可能出现了问题。

一位村民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像王晓燕这样的精神病人,在第一次发生惨剧时就应送到医院治疗。如果当时送去医院治疗的话,也许就不会发生第二次惨剧。现在农村里有不少精神病人没有得到治疗,他们或被扔在家里或任其在街头流浪。希望这起惨案能引起对农村精神病人安置问题的关注。”

本报讯(记者荣含含实习生郑长均)前晚11时许,一男生在喝下一斤半白酒后,冲出学校宿舍并在大街上狂奔,累倒在街边的绿化带后抱着一根大树狂吻。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