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六发射安全性达99.7% 火箭外壁装相机

来源:栀子花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6-09-20 05:44:57

还有9.�5秒时,霍里在左侧边线将球发给底角的吉诺比利,后者在双人包夹的情况下将球传给位于左翼空位的霍里,后者出手3分命中,活塞队成为霍里绝杀的牺牲品。

在霍里跳投命中后,活塞队曾有反败为胜的机会,可是汉密尔顿的跑投不中,鲍文抢到篮板,比赛结束马刺队赢得胜利。

在前四场都以大分差结束后今天的第五场总决赛进行地紧张激烈,比卢普斯和汉密尔顿在第四节表现不俗,霍里和吉诺比利则是马刺队第四节的英雄。

今天表现最失望的球员或许就是两次总决赛MVP邓肯,他在第四节连续六次罚球不中,并且在常规时间结束前补篮不中,这让马刺队在四节比赛结束后赢得胜利的希望落空。

霍里成为第五场总决赛的英雄,他在加时赛结束前的一个致胜3分帮助马刺队在底特律以9�7-95击败活塞队,这样他们在总决赛中以3-�3的总比分领先。霍里在今天的比赛中得到�31分,其中包括在加时赛结束前5.9秒时投中得到决胜3分。活塞队在此后的一次进攻中跳投不中。邓肯今天得到全队最高�3�7分和19个篮板,吉诺比利贡献15分和9次助攻。马刺队将力争于周三上午在主场结束总决赛。

底特律活塞队试图带着领先局势回到圣安东尼奥的希望落空,他们在�3�1�15年总决赛第五场中经过加时赛以95-9�7惜败对手。霍里成为本场最佳,他全场得到�31分,3分线外他�7投5中,其中包括加时赛结束前5秒一个帮助马刺队获胜的3分球。比卢普斯在是役得到全场最高3�5分,可是他仍无法挽救球队的败局。第六场比赛将于周三在圣安东尼奥的SBC中心举行,活塞队需要在客场获胜才能继续卫冕希望。

作为两次总决赛的MVP得主邓肯在第四节本有决定比赛胜负的机会,但是他连续六次罚球不中,并且在常规时间结束前他的补篮也未能补中。“这绝对是一场噩梦,”邓肯赛后说道,“在我把自己推入深渊后,是霍里将我从深渊中解救出来。”

第六场比赛将于周三在圣安东尼奥进行。自从1997年以来活塞队就再没有在圣安东尼奥赢过球,此外马刺队还拥有联盟常规赛中的最佳主场战绩。霍里今天得到�31分,邓肯得到�3�7分和19个篮板,吉诺比利得到15分,帕克得到1�5分,比卢普斯得到活塞队最高的3�5分。

“这是一场你不愿意看到任何人输球的比赛。”活塞队主帅拉里-布朗赛后评价道。

在此前�33次总决赛战成�3平的情况下,赢得第五场比赛的球队有17次夺取总冠军。最近一次出现在�3�1�13年,马刺队击败了网队夺冠。�3平后第五场输球后夺冠的最后一支球队是休斯敦火箭队,他们在199�5年连赢两场击败纽约尼克斯队。“世上并没有后悔药,你现在不能去说如果、假如这些话。当时吉诺比利在底线得球,我想上前包夹他。我们还有一天半的准备时间,我们非常冷静,我们期待在客场翻盘。”拉希德-华莱士赛后说道。

今天比赛的三位裁判是贾雷特森、贾维和卡拉汉,巧合的是,在季后赛中当贾雷特森执法活塞比赛时,活塞队的战绩是�1胜5负,今天裁判噩梦又一次袭击活塞队。

科技讯�7月�3�1日上午消息,中国移动(�19�51-HK)母公司中国移动集团竞购巴基斯坦国有企业巴基斯坦电讯,以失败告终。巴基斯坦私营化委员会宣布,阿联酋电讯以19�9.9亿港元的最高出价获得巴基斯坦电讯�3�7%股份,高出中移动集团1�17.�9亿港元的出价。

竞投巴基斯坦电讯股权,是中移动母公司首次大规模的海外资产收购行动。分析人士认为,如果收购成功,不排除日后会注入上市公司中移动,使上市公司的中国移动业务可以扩展至海外,而非只局限于中国内地。

据悉,本次共有�9个财团竞投巴基斯坦电讯股权,而阿联酋电讯、中国移动集团及新加坡电讯3家公司入围二轮竞购,结果由阿联酋电讯胜出,每股收购价1.9�7美元,较巴基斯坦电讯上周五的收市价,有7�5%的溢价,远远高出市场预测的1�7�5亿港元收购价。

资料显示,截至去年�7月底的年度内,巴基斯坦电讯盈利3�9亿港元,不过该公司的专营权已于去年期满,巴基斯坦政府目前已批准了7�1家公司,经营固网电话业务,引入竞争。

巴基斯坦电讯目前共有5�1�1万固网用户与�3�1�1万移动电话用户,巴基斯坦政府在199�5年以预托证券形式,出售9%股权,另外3%股份在当地卡拉奇交易所上市,本次出售�3�7%股权前,巴基斯坦政府共持有巴基斯坦电讯�9�9%股份,在出售�3�7%股权后,持股量会降至�7�3%。

巴基斯坦人口约为1.5亿,但只有1�1%的人口拥有电话,电话渗透率相对较低,因此吸引了大批的各国电讯公司竞购。(曹增辉/整理)相关报道:中移动竞购巴基斯坦电信首轮告捷价值19亿美元中国移动竞购巴基斯坦电信失利出价不敌对手

体育讯在加时赛中领先�5分却被对手翻盘,活塞队在北京时间�7月�3�1日的总决赛第五场比赛中输给马刺,一大部分原因是马刺队老将霍里的出色表现。霍里的表现不仅仅征服了马刺队的球迷和队友,也征服了自己的对手。

今天帮助活塞队拿到全场最高3�5分的比卢普斯表示:“我只是期待我们在接下来的几场比赛中能够发挥出一直在发挥的水平,我们要在他们的主场获得比赛的胜利。霍里的表现证明了他为什么有那么多的总冠军的戒指。他简直不可思议,他会在合适的时候进行适当的表演。”

而另外一名表现出色的活塞队球员本-华莱士则详细的向记者解释了在防守马刺最后一次进攻时采用的战术。本-华莱士表示:“我之前打过和今天这样紧张的比赛。这是场非常接近的比赛,两支球队都为了总冠军奋斗。在最后一次进攻中,我们的交流确实有些问题。我们要防守吉诺比利和邓肯的底线配合,结果拉希德就去协防吉诺比利了。吉诺比利将皮球传给了霍里,他投中了关键的三分球。”

比卢普斯在今天比赛的最后关头浪费了很多机会,一个中距离跳投不中,一次上篮也不中,活塞队错过了扩大比分的打好机会。比卢普斯在赛后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我在最后的时候投篮不中,那次出手我的感觉很好,那个球只是没有进球而已。而那个上篮,我只是想将皮球接近篮筐,将球投进。没想到最后也没有能够得分。”

不过在这场失利之后,比卢普斯和本-华莱士不约而同的指出,活塞队的队员绝对不能因为一场比赛的失利丧失了斗志。比卢普斯表示:“说我们缺少激情?现在我们才�3比3落后,我们不可能缺少激情。如果我们缺少激情的话,那么我们早就被横扫了。”

而大本钟则表示:“我们不能失去信心,不能为了这么一场比赛就消沉,我们还要继续获胜。我们受到了严峻的考验,我们需要聚集在一起,不要让这场失利击倒我们。我已经差不多1�1场比赛没有在圣安东尼奥获胜了,但是没有什么特殊的感觉,我们要力争获得下一场比赛的胜利。”

晨报讯(记者焦立坤)两大固话电信商进军IPTV网络电视的步骤已进入微妙的时期。记者昨日独家获悉,中国电信和中国网通已私下分别与上海文广新闻传媒集团签订协议,开始IPTV的试点工作,后者刚刚拿到国内第一张也是惟一一张IPTV网络电视牌照。

上周,在北京一个会议上,上海文广集团总裁黎瑞刚向本报记者承认,与中国电信、中国网通已分别就IPTV试点达成框架性协议,正在协商具体的试点城市,但他不愿透露详细信息。

这是在中国广电、电信两行业分水而治的现状下,广电商和电信商在该业务上的第一次联手。

消息灵通人士向本报记者透露,中国电信与上海文广约定在五省市选择17座城市进行试点,包括上海、广东、浙江、江苏和陕西,测试时间从现在到明年年底左右。网通则在哈尔滨一城展开试点。

而记者从另外一位知情厂商人士处获悉,这份框架性协议只是一个指导性意见,具体操作还要试点省的分公司逐一谈判、具体敲定,包括投资、平台建设等方方面面。

上月,上海文广下属上海电视台争取到国家广电总局批准的第一张IPTV牌照,获准开办以电视机、手持设备为接收终端的视听节目传播业务。尽管这家公司以最快的速度分别与中国电信、中国网通携手,但显然上海文广还有些顾虑。

一位关注IPTV的设备厂商向记者表示,IPTV涉及广电网、电信网、互联网融合的敏感问题,因为政策尚不明朗,所以在产业化布局时上海文广尚不敢立刻大规模上马。

还有一个现实的问题,中国还没有IPTV成功的商业模式,风险很大,不可预测的因素很多。当记者问及黎瑞刚IPTV布局时,他连连表示要对IPTV“降温”。相关报道:中国电信将谨慎发展IPTV沪粤试运营要盈利上海文广首获IPTV牌照背后持牌者希望降温

我知道这样一篇文章不太可能讨巧,我知道像我这一个凡人注定永远无法掌握真理,但是我应该做到真实,在这样一场浩浩荡荡的如文革运动般的“倒克”“保克”之争中,真实也许比真理更重要。而且只有真实中国足球才能得到更多,才能不在下一次轮回中愚蠢地“倒克”“倒米”------

我手里有两份调查:在中青队出征世青赛之前,认为“中青能小组出线”的只占不到�3�1%,认为“能进八强”的只占不到5%;但第一场小组赛结束后情况大逆转,认为“能小组出线”的达到75%,直到昨天,认为“能打败德国进八强”的已近�9�1%——对于克劳琛的弹赞情况,也基本如此。

我还要说一个大家都不能否认的事实,去年底媒体及公众对“�1�9奥运之星计划”颇有微词,及至今年�5月中国足协下达前往巴特基辛根集训的行政命令,并规定“谁不前往就将遭受扣分甚至停赛一年的处罚”的时候,全国舆论、球迷对这种粗暴行政手段管理足球的方式已恕不可遏并在网上疯狂跟帖。当然,我也在声讨之列,而且至今我也不讳言对把一支球队集中在巴特基辛根甚至克莱枫丹长达二、三年行为的坚决反对,即使它一小留神就拿下了世青赛冠军。

胜利之前没有人支持克劳琛,与所有的故事一样,三连胜后把一切都颠覆过来了,巴特基辛根也正在成为一个圣地,这没什么错,它证明了足球场上“胜者为王败者寇”的不变真理,没有什么比胜利本身在球场上更有力的了!球迷也只能把结果当成最实在的判断依据。我真正反感的是——在短短半个月不到的时间,眼见城头变幻大王旗,有道德“马后炮”们就隆隆地发出声响了,这时胜负已定,这时谁也诋毁不了克劳琛的形象,这样的道德家只是在打一趟“太平拳”而已,没有风险,只有架秧子起哄的喝彩。

这样一种习题性的“前倨后恭”证明中国足球其实对世界所知甚少,而且是一个猥琐不堪的轮回,我想说的是——其实我们谁也不能在三连胜后操起反击的武器,真正有资格反击是克劳琛!但他没有这样做,就像当初的米卢一样。

想起十强赛出线那天的绿岛基地的一个场景,持续经年的“倒米”和“保米”运动,竟在一次出线后烟消云散了,等那天晚上“保米”的要去清算“倒米”的,却发现根本没有对手了,因为“倒米”的全在一秒钟内跑到了“保米”那边去进行热烈拥抱了。

现在的情形就是这样。前两天那家曾以跨版形式疯狂“倒克”的专业报突然发表一篇“为何连胜之后还全盘否定克劳琛”的文章让人晕菜,但这个新闻前提是错误的——因为在连胜的势头中没有人敢全面否定克劳琛,我们在前线的所见所闻能证明这一点,中方早在二连胜后就言必称克劳琛了,以中国人的劣根性,即使想!也不敢!这则新闻由内行人一看就是为了“找补”回变天后的不利局面——与当年米卢的情形如出一辙。

对此我的说法是:你丫有先见之明,你丫为什么不早点跳出来挺“克”呢?为什么要等到三连胜大局已定才放了一记堂而皇之的“马后炮”。有时候,操作开头并操作结尾的新闻真的很卑劣。

中国足球一直在重复一种很可怕的东西,这种东西比输球本身还要可怕——就是不反思自已不总结历史,好了伤疤忘了痛,同样的错误每隔几年就再犯一次。

十强赛出线后黄健翔和我曾经在网上激烈VS过网友们,争论的焦点是“出线是否代表一切”,当时持否定态度的我们被骂得狗血喷头,有网友甚至上升到李某人、黄某人是否爱国这一层面;但几天之后“甲B五鼠”的丑陋彻底败露,几个月之后中国队在世界杯上“�37�1分钟不射连失9球”。举这样的例子不是为了证明黄某人或李某人之流的远见,而是为了说明很多显而易见的事情在中国足球却被故意回避甚至掩藏了,因为脆弱的中国足球太怕伤自尊,而这种阿Q忌“光”忌“亮”甚至忌“尼姑”的东西使它一次次走向轮回。

刚才,我查阅了�3�1�11年世青赛前后的系列文章,那些标题足以感受到当年是多么的狂欢——比如“FIFA官员盛赞中青队:想不到中国还有这么好的球队”,比如说“马拉多纳高度评价高明、阎嵩”,比如说阿根廷媒体庆幸艰难击败中青是“一场恶梦终于结束了”------还不用说国内媒体那些肉麻当有趣的“超白金”“狂一代”“风之子”,饶有兴趣的是很多球评家们都用上了现在很眼熟的“有冲劲、有整体、有拼搏精神”的评语,而回国后中青队也受到了热烈欢迎被成立了不少“FANS后援会”而且立即提拨入国家队的待遇,恍惚间还以为我把�3�1�11报纸和跟帖看成了�3�1�15年了。

有网友(当然也有可能就是潜伏在网络上的新闻同行)经常批评我阴暗刻薄,对此评语我衷心领受。因为面对中国足球我不能不阴暗刻薄,我永远做不到你那样的“阳光男孩”,我不得不经常想起“超白金”怎么在中国染缸里成了“脑白金”,不得不想起为中国足球带来出线的米卢最后临别前还得到中国足协一个“功过六四开”的无知评语,不得不想起阿里汉击败伊拉克、伊朗闯进决赛时众人怎么声情并茂,输给小日本后又怎么群情激昂似乎我们才是真正的亚洲冠军,然后是臭名昭著的11.17------每隔一年多就来一次啊!比酷刑还酷刑。

上面我已经说过,这件类似文革的争论中其实在三连胜后已没有反对派,但在三连胜前也没有一个人(包括我)敢跳出来说“坚决支持克劳琛”,最多有人借克劳琛之名实反对中国足协之实——但这是痛打落水狗的干活了,与克劳琛本身并无逻辑上的关系。

一切是首战拿下土耳其后才开始变化的,一切不过是一个舆论恶俗的轮回——举个例子,�3�1�11年7月,米卢在上海四国赛上一塌胡涂甚至输给了朝鲜,当时无论除了李响外没有好像没有什么人站出来支持米卢,很多人都想干死米卢,甚至上海八万人体育场外还有上千球迷高呼“米卢下课,国足解散”,但中国足球永远就像六脉神剑时灵时不灵,半个月后却在集体重感冒时取得了十强赛开门红并一路顺风冲出亚洲。然后众人失语甚至失忆,然后众人开始口诛笔伐其实已消失掉的“倒米派”,好像半个月前的倒米与自已截然无关。

我的观点是,中国足球没有新故事,只有对老故事的翻版重复。它在少数无良之人的操纵下,借球迷的纯真之情,让它永远处于一种政治跟风站队式的看球观里——一有闲情我们就要来一场“保X”“倒X”的无聊争论,自已并没有立场,虽然身形如杨柳随风变幻无常,但真正有价值的东西却在口水中殆尽——比如说有谁在争论后思考过米卢究竟给我们留下什么?更鲜活的是克劳琛究竟给我们留下什么?总不至于是“与中方大战三百回合,以三连胜告终”而且庆幸“自已很惊险地终于也站到了正确的一边”这样的江湖事非吧。

关于这场“保克”“倒克”的争论是可以的,因为真理越辩真;关于足球我们也是可以当成一口痰盂来倾泄生活中积怨的,因为足球本身就是一个娱乐品。但我们总得在口水之后得到些什么吧——很多次了,我们本得到很好的反思机会(首先是中国足协的反思机会),但由于某种劣根性某种急需站好队的动机,让真正有用的东西与我们失之交臂,然后再来下一次“倒X”或“保X”,我真的担心这样一次压倒性优势的保克反击战”后也会重复以前的庸俗故事。

真实是——几乎所有球迷一开始对克劳琛都没什么感觉,几乎所有记者虽不至于如某业内人士一样以职务之便挑动中外矛盾,但对他也没丝毫崇敬之意,“克劳琛”这个名字仅仅存盘于13年前那次中国足协选洋帅的回忆中,我们对这个眼神迷离长着老年斑的德国人有一种陌生感和虚无感。

常识是——对于中青队在世青赛前景的预测,我们绝大多数人都只能从两三场向国内直播的热身赛中找根据,而在中青队混乱不堪VS完奥地利队后,正常的人只能认为这支中青不过和以往任何一支一样成为早熟而且早夭的产品,加上中国足协那个政治意味很浓的“�1�9奥运集训”计划,“这孩子注定是要死的”成为一个难听但合乎中国足球逻辑的断言。

那个时候派往巴特基辛根的中国记者只有两个,所有的情况也只有从这两名记者的报道中得知。但没有看见哪个中国人在那场比赛后盛赞中青,没见哪个评论家像现在这样气势磅礴地力挺克劳琛,那场比赛确实打得很烂,那个时候中青队确实不团结。

但一切都“成王败寇”了,每个人都快速跳将出来高喊:“我是保克的,我是保克的”,这样的场景真可爱、真残忍。当然这是人之常情,我们不能用最完整的价值标准来要求公众要求媒体,但现在是重新评判克劳琛及中外矛盾的时候了。

中国足球准确地说是中国足协不和外国教练闹矛盾才是古怪之事,不要给我说太多文化差异、历史背景的事,我认为这个行政机构的性质决定了它一定会和代表新生方向先进生产力的东西过不去,冯剑明VS克劳琛之前有李晓光VS米卢,这前还有拉德和施拉普纳被一干足协干部们VS过,这不是哪一个人的问题,这是体制及体制之下产生的工作作风的问题。如果他们都谦逊好学了,还用得着被屡败屡败逼迫着去请洋帅吗?这个世界上,哪有真对兔子真心臣服的乌龟啊。

但中国人喜欢这样一种评判模式:即一方对,另一方必须错;一方错,另一方必须对。活脱脱一种居委会大娘的思维,没有人去设想在一次工作合作中双方都有对错才更符合逻辑,我这样说不是抹稀泥,作为中方派出的代表,领队冯剑明在队员吃不好睡不好(邹游亲自说过他睡觉时因德方提供的床小膝盖以下都在床外)的情况下必须向他的领导反应,因为他是一个行政干部,而且在队员康复只能用敬老院理疗机时,没有一个专业足球人员会袖手旁观,否则他就形成了失职,就在足协很多干部都饱食终日无所事事时,这样一个工作人员似乎不算十恶不赦。

我倒觉得这是足协领导和某些记者的过失,一、既然你们说巴特基辛根如此条件恶劣,为什么当初阎世铎们考察就没有按合同验收呢?这算不算渎职。二、巴特基辛根市长也是“无利不起早”,但毕竟你中国足协是经两任主席谈判才跑到别人那儿去训练的,去了才挑三拣四的是何动机?三、也是最重要的一点,就算是巴镇没有按合同条款做好,没有请来专业体能师(找个中学老师也太离谱),没有给孩子们吃上中餐,可这和克劳琛有什么关系啊!克劳琛是主教练而不是大内饮食总管,训练基地条件的纰漏和这个老头有什么瓜葛?这里面有没有记者夸大其词的东西作祟实在是个疑问。

可以说,克劳琛在为中国足协或巴镇之间“顶雷”,对他的指责超出了一个主教练应该负的责任。

剩下的事情就好说了——训练不好,但三连胜了,交流不够,但小组第一出线了。现在我的唯一问题是:如果克劳琛不是三连胜而是三连败,目前的情形又当如何?肯定是骂声一片直骂得老头把脑袋钻进胸腔去,而冯剑明又会被讴歌成一个身悬海外矢志不渝的正义行政干部了,从此巴特基辛根会成为“魔界”代名词,孩子们一听到去德国集训就会像听到“狼来了”一样浑身发抖几欲不生。

完全可以用想像力去勾画一下另一种成绩下的可笑场景了——而答案,就只能从赵旭日那一脚惊艳世界波和崔鹏那一记奔雷般头球去找寻了。这世界上没有如果只有现实,现实是,中青队就在两场关键比赛中进了两个关键球,并改变了现在我们的导向。

我的结论是:如果三连败,我们可以骂,但不可以骂克劳琛,而是创意决定这个计划的人。克劳琛做了他该做的事情,那个冯剑明也做了他该做的事情——而这,就是所谓中国足球。

很多年来,中国足球没有这样让人这样爽呆了,但是,我又要说“但是”了——今后这支中青队的命运怎么安排?是自然升格为中国国奥后和前辈一样陷入平庸,还是在各自俱乐部中被老大哥们拖入泥淖?是用更加计划经济的手段组成一支新的队伍并让他们打假球横生的“中超”(据我所知已有人在出这个馊主意了),还是继续让他们在条件很难改观的巴镇进行青春期浮躁?抑或去足球圣地克莱枫丹,由下一个中方人士再接再励与法国人天天掐架?我从来不惮于用最阴暗的想法去揣度中国足球的明天,最灿烂的是这支年轻的中青队,最丑陋的是中国足球的轮回——套用一句广告词“思想有多远,行动就有多远”,中国足球是“理想有多大,错误就有多大”!

如何看待这支中青队的大捷是一个问题,如何利用这支中青队的大捷是更大的问题,中国足球多少年一拍脑门就出其不意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给你来一个忽悠,所以要把中青大捷和中国足球大捷分开看,我的意思是——这支远在荷兰的中青队有些像世外桃源的一支部队,他们和中国足球似乎没有什么关系,在中国国家队以�3比�3一偿阎掌门世界杯前“平一场”的宿愿后仍被人们骂得“黑又亮”时,就在中超联赛仍在生死线上挣扎时,就在我们没有证据说明中国足球迎来一个春天时,他们一不小心就成了这个国家足球运动的救赎者——穷人的孩子早当家,但不知道这个大厦将倾的家会否压垮他们的肩膀。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all rights reserved